图灵机器人:飞越人工智能的想象屏障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1-18 12:53 我要评论(0)

图灵机器人:飞越人工智能的想象屏障

文/阑夕

关于人工智能的想象有着两种形态。

一种在传媒及人文等公众端口,呈现的是一种基于对未来科技跃迁的不可预测的恐慌情绪,匹配这些想象的有大量的文艺作品,比如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机器人》、施瓦辛格主演的《终结者》以及丹·西蒙斯所著的科幻史诗《海伯利安》等,其传递的普遍忧虑在于人工智能的失控是否最终会威胁到人类文明自身的生存。

另一种形态,是在学术和科研等专业端口,从业者们的困惑是奇点的闪烁使其隐瞒了真实的距离感,计算机的解题能力及其效率——比如微积分、海量计算甚至国际象棋——远超人类极限,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智能机器能够精确辨认“猫”这种动物,这可是三岁的人类小孩就能轻易做到的事情。

美国最富盛名的计算机科学家之一唐纳德·克努特是这么说的:“人工智能已经在几乎所有需要思考的领域超过了人类,但在那些人类和其他生物不需要思考就能完成的事情,仍然差距巨大。”

在经历人工智能(AI)与智能增强(IA)——后者其实就是将计算机等科技作为人类行为的延伸,将智能放置在辅助角色上——两大流派的漫长斗争之后,人工智能从狂热回归务实的原因其实源于生物科学对人类大脑的研究逐步深入,人脑的神经元网络尽管在传输速度上远低于计算机的CPU,但超大型并行计算的规模和能力却超过了计算机所能构成的物理网络。

简单来说,现有阶段的人工智能,要在单点胜过人类是很容易的,但是人脑拥有先天性的适应能力,它支撑着人类的复杂情感,比如安慰他人、书写诗歌、临场应变以及海阔天空的对话沟通,这让机器很难模仿得来,因为后者只能遵循事先编写的程序和规则行事。

于是,人工智能领域开始将“深度学习”作为一种赋能,用于制定相关产品的标准。用Google前任CEO艾瑞克·施密特的话来讲,“计算机无法复制一套人类大脑的神经元,我们只能让机器尽量去学习。”

而与美日等国不同的是,中国互联网在商业应用层面的发达,使人工智能在被冠以“下一个风口”之名过早的置于商业市场,这种做法究竟是“快字诀”的伟大实践还是又一次揠苗助长的泡沫制造,可能尚且有待观察。

本文的主角,是处于风起云涌的机遇舞台中央,一家以“计算机之父”图灵的名字命名的创业公司作品:图灵机器人。

人工智能的路径分化

上周,三十岁的俞志晨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了一款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机器人操作系统:Turing OS,此时,距离他在3W咖啡面对不满100人的观众宣布创建图灵机器人项目,刚好一年。

图灵机器人的前身,是搭载与智能手机系统的虫洞语音助手产品,其与科大讯飞的业务相仿,试图对接企业成为人机交互的技术支持。在拿到中国移动网上商城提供的奖金之后,他和团队才有了注册公司所需要的第一笔资金。

说是Siri带动了整条语音交互产业也毫不为过——唯有用户需求的大量激发才会驱使产业链不同环节的逐利跟进——虫洞语音助手很快获得了接入主流消费产品的机会,车载电脑、企业客服、智能家电均在合作对象的范畴以内。就在俞志晨戒掉微博之前,他还密切的测试HTC的语音助手“小hi”,与后者在微博上频频互动,并兴致高昂的发布了“小hi PK 小冰(注:微软的聊天机器人产品)”的话题。

但是,这种以信息服务匹配为核心的人机交互愈是普遍,其面目就愈是固化,可塑性的缺失是不可逆的,而人工智能更是被人力运营取代,这个品类下的不少产品开始养起运营团队,去和握有商业资源的互联网公司交换数据,同时将未来寄托在O2O这种变现明朗的模式里。

就像上文所言,学界通常警惕技术提早浸染商业的风险,认为这会偏离预定轨道,从而失去进步和突变的可能,即使是在Google这种商业公司里,技术部门也都被战略保护得相对较为纯粹,毋须承担货币化的使命。人工智能在中国的“返祖”,也令人想起“土耳其傀儡”的故事:

十八世纪末,一个名为沃尔夫冈·冯·肯佩伦的奥地利男爵为了取悦王室,而设计出一个“拥有智慧”的巨型器械,这个器械的外型酷似土耳其传统打扮的魔术师,肯佩伦声称它和人类对垒国际象棋。神奇的“土耳其傀儡”迅速走红,被他在棋局上胜过的人甚至包括法国皇帝拿破仑和美国发明家富兰克林。直到一百年后,才有媒体发现这个“土耳其傀儡”的运作原理其实就是在里面藏了一个棋艺高手——通过魔术的障眼法使人们进行参观和检查时发现不到这个人的踪迹——然后以磁铁进行信息传递,告知里面的人棋盘动向,再操作傀儡落子。

人工智能不应重蹈“土耳其傀儡”的覆辙,它不应由人力来完善自身所长,而应拥有自我演化的基因,兼具人类的思维能力、情感能力和学习能力。得出这一结论之后,俞志晨以虫洞语音助手为基础启动了新的项目,也就是图灵机器人,他希望摆脱“助手”的工具设定,继续探测人工智能的“拟人”进程。

听懂中文是最高的技术挑战

俞志晨的年龄,很容易受到舆论质疑:在人工智能这个仰仗积淀的行业,三十岁还是太过年轻,无论职业履历多么专注,都很难通过资历来说服外界。

因此,在与资本接触时,俞志晨只能反复阐述图灵机器人的成绩:逾10万合作方,响应请求量达1300亿次,中文语义识别的准确率超90%……而在蓝图的规划上,这个项目也表现出与同类产品脉络迥异的想象。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神舟十一号太空养蚕视频:蚕在景海鹏指尖玩游戏

    神舟十一号太空养蚕视频:蚕在景海鹏指尖玩游戏

  • 谷歌DeepMind刚做的两件事所带来的AI创业启示

    谷歌DeepMind刚做的两件事所带来的AI创业启示

  • 虚拟现实50年:这25人见证并书写了VR的九死一生

    虚拟现实50年:这25人见证并书写了VR的九死一生

  • 马斯克帮你重新设计了"太阳能屋顶":有四种风格

    马斯克帮你重新设计了"太阳能屋顶":有四种风格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