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评:朋友圈是个“杯具”圈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1-20 10:15 我要评论(0)

玩过微信朋友圈的朋友大多有这种感觉:如果你没有“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的情怀,你会真真切切感觉自己只不过是朋友圈里的一个杯具。个中缘由明摆着:朋友圈里的朋友一个个都比你活得开心、过得幸福。例如,他们游得比你多,吃得比你好,长得比你帅或美,开的车比你的豪华,住的房比你的温馨,嫁的老公或娶的老婆比你的体贴入微和善解人意,生的小孩比你的聪明可爱和多才多艺,……这些都有图有真相;他们的能力也比你强,水平也比你高,知识更是比你丰富,成就当然也在你之上,……这些你也不得不服,因为也有图有真相,或者有白纸黑字。当然,你也不用太杯具,推己及人,你的朋友在他或她的朋友圈里也是一个杯具。

所以,无论对谁,总体上,朋友圈就是一个杯具圈。

你也许认为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圈不是这样的。科学研究告诉你,你的认识错了。可以说,微信朋友圈是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圈的一种鲜活写照,某种程度上更反映出真实的人性及其规律。社会学家早在微信甚至互联网出现前就在现实世界中发现,社会结构本身限制个体的观察,也影响个体的世界观。1977年,费尔德(Feld)和格罗夫曼(Grofman)在调查大学里不同班级学生评估自己所经历过的班级大小时,发现存在一种班级大小悖论(Class Size Paradox):班级(群体)成员感觉的班级(群体)大小大于其实际大校1991年,费尔德将这个悖论应用于社交网络,并证明:总体而言,你的朋友的朋友比你多。班级大小悖论从而又被称为友情悖论(Friendship Paradox)。

你的朋友的朋友为什么比你多?基本原理很简单:有许多朋友的个体只是更常呈现出二元朋友关系,从而导致朋友数和朋友的朋友数之间的系统失配。这很抽象,不好理解。通俗说,你交朋友的基本原则是什么?你大概更希望与朋友多的人而不是那些孤家寡人交朋友吧;或者说,你大概更喜欢与大名鼎鼎的人而不是那些默默无闻的人交朋友吧。两个地位不对等的人交朋友,总体上,地位低者主动些,因为所谓眼光要高,人眼看高人嘛。你想跟奥巴马交朋友,人家愿意吗?反过来呢?

而个人在社交网络中的地位与其特质之间是有关联的。某人的朋友多,其背后定有种种原因,这种种原因恰恰与种种品质关联在一起。“人与人的差距,表面上看是人脉的差距,实际上是人品的差距。”研究表明,人脉与人品之间成正相关关系。

所以虽然表面看,友情悖论只是揭示了朋友数(人脉)的规律,但实质上其背后隐含的内容非常丰富(可把“人品”理解为一个广义概念,既包括道德品质,也包括个人素质和成就等)。例如,许多研究陆续发现,你的朋友比你有创新意识,比你容易找到工作,比你收入高,比你颜值高,比你活跃,比你有趣,比你有吸引力,比你收到的邮件多……,总而言之,你的朋友的一切都比你好。杯具吧?

最近,有研究者把友情悖论推广到了科学领域。科学家伙的朋友圈,特别是科研业务上的朋友圈,最紧密的要数论文合作者(coauthors)了。一项研究通过分析《物理评论》杂志和谷歌学术档案的共同作者网络(coauthorship networks),发现了一种所谓推广的友情悖论(Generalized Friendship Paradox),并指出这种悖论无论在个体还是在网络层面,对各种特征指标(包括共同作者数、引用数、发表论文数等)都适用。

也就是说,你的共同作者比你有更多的共同作者,比你有更多的被引次数,比你发表的论文更多。最新的一项研究又提出了一种H指数悖论(The H-index Paradox):你的共同作者比你的H指数高。(在老文看来,有了前一研究,后一研究除了引入了一个新悖论名字,应该了无新意。但也即将SCI了。)

无论是推广的友情悖论还是H指数悖论,其中的道理与友情悖论同根同源、大同小异:你总是想和科研大牛或至少比你牛的科学家伙交朋友,而不是那些科研草根或屌丝吧。当然,如果你是一位研究生导师,作为你的共同作者的研究生应该不算朋友,要排除在你的朋友圈之外,这就像父母与儿女之间可以朋友相待,但不能视为朋友关系。顺便说一句,事实证明,研究生进入导师的朋友圈或反之,最终两者可能都成杯具,最近发生的导师与研究生因朋友圈里的言论而断绝师生关系,就是一例。

学习了友情悖论及其在科学圈的推广应用,我们似乎还可在科学圈找到更多“推广的友情悖论”。例如,悖论一:你的朋友比你项目多、经费多。道理在于,拿过项目的人才能做项目评委,拿过大项目的人才能做大项目评委,你想拿项目,你首先想到的是跟评委做朋友吧!悖论二:你的朋友比你获奖多、级别高。道理就不用说了,都一样。等等、等等。依此类推,可以想见,在科研行当,凡是大伙都追求或看重的东西,你的朋友都比你好,所以,你一加入朋友圈,你就注定杯具了。

所以,还是远离朋友圈,努力做一名特立独行者吧,尽管可能很难有众星捧月般的荣耀,但至少不会是个杯具。作为科学家伙,多少可以精神胜利的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大多是孤独者,他们没有所谓的朋友圈,有些甚至连老婆都没找一个,例如牛顿、图灵、诺贝尔等。没有圈子,也就没有羁绊,所以有可能影响世界、影响千秋万代。

科学朋友圈:

[1] 最好的合作是孤独,最好的交流是沉默(登于《中国教育报》)

[2] 打光棍:有利于科研不利于教学

[3] 朋友圈的旅游照让人学不进研不成?(登于《齐鲁晚报》)

[4] 一枚鸡蛋和一篮鸡蛋

[5] 年轻学者的学术独立指的是什么?(登于《中国科学报》)

[6] 科学家爱找茬,给酒喝达共识

[7] 科研合作:人人都要吹哨子

[8] 科研:业绩多多,成果是零(登于《科学时报》)

[9] 如何在学术会议上识“大牌”(登于《齐鲁晚报》)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