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联想那些年 柳传志都怎么说?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03 12:22 我要评论(0)

文/范凌志

环球时报:您之前说联想控股上市,算是自己企业生涯的收官之作,您对未来有哪些打算?

柳传志:现在上市收官还不算完,我们所希望的上市“成功”不只是上市时把自己募的钱募好了,而是更好地让投资我们的人得到相对满意的回报。现在赶上资本市场大势也不好,所以我最起码要把这个阶段走过去,能够让投资人都感到比较满意,就算是收官收完了,我再开始自己的安排。到那时,我想还是会用百分之二三十的时间去了解企业的状况,其他时间体育锻炼、多看看闲书、听听有声读物。

环球时报:有文章写“柳传志财富不及马云千分之一为何却如此受其尊重”,并认为您是一个时代的象征。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柳传志: (笑)我不仅在财富上不及马云的1/1000,做的贡献大概离马云也是有很大距离。有厚度的人一般不会用钱的多少来衡量一个人的幸福程度,或对社会的贡献。我觉得可能联想有一点值得称道的是,三十几年来一直还是有追求的,一直在很有生命力地往前发展。虽然我年龄到了,但是后面的同事还能够继续往前,这点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环球时报:有人说柳、马的成功,是点踩到了上世纪90年代的计算机热和21世纪初新兴的互联网产业,因为当时管制相对较少,才能脱颖而出。是这样吗?

柳传志:说“踩到点上”有一定道理,计算机行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全世界的中心行业,现在互联网服务、移动互联网,如果不是有当年PC的底子,也发展不了那么好。

至于说管制的宽松,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在那个时代我们是高科技企业,是体制外的企业。在没有加入WTO以前,体制内的企业是能够拿到批文,拿到特价外汇指标的,能享受很多特权,但体制外的企业要想做成自己品牌的机器,还能跟外国人竞争,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如果跟现在相比的话,那个年代就像过一条河,河里边深浅都不知道,前面没有什么可借鉴的,没人教你,没有人帮你的忙,体制外不确定性的因素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平安度过去,应该讲也有难处。

另一方面来看,那个时候竞争的人少,比如说当时只有10个人过河,今天可能有300个人在过河,河水到底是一个什么规律比以前探测得清楚,但人数更多、竞争更激烈了。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竞争环境下,现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发

展在世界上已经算是非常靠前了。

环球时报:现在的创业者很辛苦,但有的也略显浮躁,您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柳传志:有高远的追求,要有很强的定力,以及克服困难的毅力,这是能够做成事情的一个基本条件。我觉得这还是应该值得鼓励的,但是确实不能变成为浮躁,所谓浮躁就是恨不得把长跑变成短跑,恨不得立刻就能取得什么成就,那有可能,但一定是极少数,成功大都是厚积薄发的结果。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努力做到平衡,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对家庭的照顾会很少。我当年创业的时候,确实也是顾不上家里,女儿柳青小的时候念书,都是她妈妈、她哥哥去开家长会,我根本都不知道。我在办香港联想的时候,我父亲在香港的法律公司工作,周六、周日我加班,我母亲就不理解,她说:“周六香港人也不上班,你们至于忙成这样,不能回家看看吗?”我妈妈从来不怎么说我,这句话对我来说就是很重的一句话了,其实我真的是非常忙,香港不上班,内地可是上班的啊!所以后来我说真的是很忙,我母亲没有多说什么,后来事隔一年多以后,看见联想的事业蒸蒸日上,她才逐渐能有所理解。

还有一次我被人骗走了钱,在追款回来的过程中,时间拖得比较长,那时候我日夜睡不着,心中紧张,就得病了,像这种情况都难免。因此创业要看你追求什么?能不能得到家里人的谅解?真的要做成一件事情的时候,其实还是很不容易的。

今天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中这些成就比较大的企业,包括每个行业里有名的人,大概都是摔倒过不止一次的。创业者都希望很快致富,比如做互联网企业的这些年轻朋友认为,“只要你用户多,投资人就会怎么样”,对盈利模式没有一个更深入的考虑,那其实是一种圈钱,最后也是不会成功的。所以浮躁真的是当今社会一个很普遍的毛玻年轻的创业者一定要敢于试错,但是千万记住,1万个创业者里跑出来一个就不容易了,不要以为人人都能成功,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创新要与稳定和高质量的批量生产相结合

环球时报:在制造业方面,前不久承载着中国大飞机梦的C919下线,但一些人质疑其发动机不是国产,相信联想在当年也遇到过如此质疑,您怎么看?

柳传志:飞机跟电脑一样,有的部件用这家企业生产的,有的用那家企业的,连苹果手机里的很多东西也是向台湾厂商定制,所以这并不奇怪。大飞机出来以后,我格外看重的首先是能不能稳定地、高质量地批量生产,这其实是对中国工业能力的一个重要考验。我们过去军品的某些性能做得很好,但那只是一定程度的突击整合,而不属于常规的高质量的严格控制。所以大飞机首先一定要能保证旅客航行的安全,然后再针对其中一些重要部件有所突破,特别是发动机等等。过去我们国家的科研工作者喜欢强调产品某些性能的指标如何如何,认为那才叫创新,但做完了以后,你若不能保证产品的高质量,并在性能价格比合适的情况下卖出去的话,那是没用的。当年我在计算所做电脑,多少技术人员凑出一台电脑来,但成本极高,其实那是没有用的。

我一定会去坐一坐我们国家的大飞机。我觉得大飞机的下线是一个好的开头,希望我们国家产学研联合起来以后,能把高科技创新和业务模式的创新组合到一起,真的变成生产力,变成产品,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再针对一些关键的元器件,力求一项一项攻克下来。

环球时报:谈到创新,华为做得也非常好。在刚结束的“读懂中国”论坛上,张高丽副总理提到了两家企业,一家是联想,一家是华为。您怎么评价华为和任正非先生?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