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默“发飚”:微软CEO纳德拉光鲜背后的隐忧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04 10:48 我要评论(0)

鲍尔默“发飚”:微软CEO纳德拉光鲜背后的隐忧

文|孙永杰

在日前举行的微软年度股东大会上,微软前CEO鲍尔默以微软个人股东身份用微软应该让其云计算营收和利润更加透明和移动业务(主要是智能手机)应该支持Android应用“发飚”现任微软CEO纳德拉的新闻登上了国内外各科技媒体的头条。

业内知道,纳德拉是鲍尔默的微软CEO继任者,而其上任之后,因倡导的“移动为先”和“云为先”战略及围绕其采取的激进的免费和开放策略,在业内赢得了比鲍尔默更多的好评,鉴于此,我们不排除此次鲍尔默的“发飚”具有一定泻“私愤”的成分,但也绝非完全如此,毕竟从目前微软的表现和策略看,鲍尔默的“发飚”并非全无道理。

我们先看看微软的云计算(微软财报中的智能云业务)。众所周知,在纳德拉的推动下,微软在云计算领域,按照营收计算,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二,但在微软的财报中,云业务同时还计入了其他不同的云服务带来的营收(例如Office365等),但业内认为,只有Azure云计算业务本身可以直接地与亚马逊的AWS云服务进行对比,所以照此计算的话,目前Azure的营收只有亚马逊AWS的零头,远非亚马逊的对手。当然鲍尔默“发飚”的并不是这个,我们只是借此指出微软在全球云计算营收计算上的第一个值得商榷的地方。

业内知道,微软在上个季度调整了其传统的按照部门计算营收的方法。即整个微软分为生产力和业务流程:包括面向商用客户和普通消费者的Office和Office 365以及Dynamics和Dynamics CRM Online;智能云:包括公共、私有和混合服务器产品与服务,比如Windows Server、SQL Server、System Center、Azure、以及Enterprise Services;PC: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授权和各种设备,比如Surface、Phones、Xbox游戏主机、以及搜索等三大业务。

不知业内从这种按照业务划分的微软计算营收的方法中看到了什么?虽然在云计算大势的冲击下,微软传统的软件授权模式遭到了冲击,例如Office营收的下滑,但从利润的角度,其利润率应远远高于同属一个业务的Office365。同样,在智能云业务中,传统的Windows Server、Enterprise Services等一直是微软营收和利润的核心,但微软却将Azure安排在了这个业务中,可见这种划分本身就有以高利润率的业务掩盖低利润率云计算业务的嫌疑,至少会造成相当的混淆。更让人费解的是,在纳德拉每每谈及微软云计算的时候,总是将Azure和Office365相提并论,至少认为二者密不可及在财报解读中所言微软云计算不止是Azure等,但就像鲍尔默“发飚”的,微软从来不单独公布Office365和Azure的营收和利润,只是以用户数和用户数的增长率来向业内(包括股东)证明微软在云计算市场的发展之快,这同样会让我们质疑微软是否有在财报中重复计算(例如在Azure和Office365之间)营收的嫌疑?尽管业内可能会说这只是我们的无端猜测,但微软在云计算实际使用和营收上之前确实存在比较混乱的现象。

以微软云计算核心Azure为例,在今年上半年美国知名科技媒体BI的一篇有关微软云计算的文章中披露的数字显示:自2011年起,超过3000家企业和Azure签订使用合同。然而,后期数据显示其中大部分公司实际上并未使用Azure,他们私自篡改了合同或者压根没按照合同所说执行,同样是从2011年起,从全美来看,70%签订合同的公司实际上并未将Azure投入使用。换言之,只有30%的公司真正按合同执行了,而按照相关调查显示的微软云服务80%的利润来自20%的用户的观点,可以说大部分注册用户实际上在后期并未使用微软的Azure。

值得一提的是,多数情况下,为了推销出Azure,销售人员会给微软的其他产品打折,再把折扣的钱扣下来用作试用Azure的信用金。用户最多有一年的时间来花掉这笔钱。但不论他们有没有最终动用这笔钱,微软都会把它作为Azure的收益。对此,有不满的微软销售人员把它称作“填塞分销渠道”,一种向未来期间预支收入来刺激经销商提前购货的恶性促销手段。而联想到纳德拉2014年7月大规模裁员前向员工发布的一则公开警告中所言的:“微软只能指望市场营销部来展示我们独一无二的价值定位(指的就是Azure代表的云计算)及切记用户的使用率是第一位的”的策略,微软云计算的含金量也让人质疑,尤其是对于自身的营收和利润及针对客户的价值。由此可看,鲍尔默对于纳德拉在云计算营收和利润统计上不透明的“发飚”颇有道理。

其次是鲍尔默“发飚”的微软智能手机应该支持Android。关于这点我们并不赞成把尔默的提议,但也间接暴露了微软在移动业务的迷茫和彷徨。实际上,早在今年4月,微软就宣布了可轻松让开发者将Android应用和iOS应用开发成Windows应用的计划。不过就在近期,针对Android移植应用的名为Astoria的项目已经被搁置,而针对Windows 10上运行iOS应用的ProjectIslandwood计划也延迟了。

究其原因,还是由于Windows手机用户太少,大多数开发者仍然专注于用户最多的平台,认为无需为Windows开发应用,重要的是,诸多开发者对微软工具的易用性和成本持怀疑态度。例如要移植一款与设备紧密整合的iOS软件,开发者最终可能需要编写更多代码,而所需移植成本可能不会低于业内公认的单独开发成本的50%(至少降低到20%—30%左右的水平才有可能激发开发者移植应用的兴趣)。所谓机关算尽,但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仍是不进反退,上个季度中,其智能手机业务营收同比下滑54%。这种情形之下,据称微软在明年要发布Surface Phone(主要是Wintel的组合),而就在此传言不久,又有新的传闻称,微软已经放弃SurfacePhone而以Panos Phone取代。尽管只是传言,但我们从中看到的是微软在智能手机发展中策略的摇摆和易变,而这种摇摆和易变无疑会进一步稀释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中本就渺茫的机会。

当然,除了上述鲍尔默“发飚”涉及到的云计算和移动外,在微软寄予厚望的Windows10的表现也不容乐观,至少是喜中有忧。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