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之狼VS硅谷之火 挖角投行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07 09:22 我要评论(0)

投行似乎已成为硅谷初创公司的最新挖角对象。

近日,美国著名投资银行高盛三名中层集体跳槽至硅谷高科技企业Uber的消息同时引爆了金融圈和IT圈。事实上,从华尔街代表的金融业跳槽到硅谷代表的科技企业,已成为一股风潮,而且这股风潮如今也刮到了中国。

国内投行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很多“金融骄子”跳槽到科技企业和初创企业,层次涉及初级、中层和高管,原因不外乎是看好科技企业有趣的工作内容、较轻松的工作环境,薪酬和股票期权等则在其次。

投行频遭“挖墙脚”

据报道,高盛下属技术投行部门驻旧金山的三名中层于日前跳槽至Uber。这并非是Uber第一次从高盛“挖墙脚”。此前就已有多名高盛高级管理层加盟Uber,如高盛原首席财务官Gautam Gupta和原企业发展主管Cameron Poetzscher。

Uber对金融业人才的偏好由来已久。早在2013年,Uber首席执行官Travis Kalanick就曾表示,在公司当时近250名员工中,有10%至15%来自金融行业,其中5%来自高盛。据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提供的数据,高盛是Uber的十大人员招聘来源之一,排在Twitter、甲骨文、英特尔等知名科技公司之前。Uber挖角的主要对象还包括微软和Facebook。

作为一家正处于疯狂生长期的打车软件公司,Uber当前的估值已经高达510亿美元。今年8月该公司曾公开表示,预计将在未来18至24个月内进行首次公开招股。而事实上,Uber早已通过多轮融资募集到74亿美元资金,成为市场上最大的“独角兽”。

不仅Uber青睐高盛员工,其他科技公司也在积极招募高盛的旧员工。科技猎头公司Dave Partners曾对媒体表示,银行出身的人员最受科技公司追捧,因为它们非常信任高盛的人才筛选,也知道它对于员工的培训非常严格。

这样的流动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发生在中国。高盛原董事会副主席兼亚洲业务主管Michael Evans就在今年8月出任阿里巴巴集团总裁兼执行董事,负责阿里集团全球化业务。高盛历史上最年轻董事总经理之一的柳青也在2015年离职,加入滴滴公司出任总裁。

而在2015年宣布离职的还有素有“华尔街最有权势女人”之称的摩根士丹利原首席财务官Ruth Porat、德意志银行公司金融部亚太区主席Henry Cai、瑞士信贷大中华区联合首席执行官张利平等。

这样的流动不仅仅局限于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中高层管理人员,甚至还包括优异的高校毕业生。

以顶尖商学院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毕业生就业去向为例,2006年其MBA毕业生进入投资银行的比例为26%,2013年的数据腰斩到了13.3%,而同期进入科技公司的比例则翻了一倍,达到了11.1%。

薪酬和期权诱惑降低

如果说,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时金融业出现大量裁员和离职是一种能理解的情况,那么今天,为何越来越多的精英人才从华尔街涌向硅谷?

我国首家中外合资投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经理汪扬指出,投行人才的离职潮已经很普遍,他认识的业内朋友就有不少在近一两年内选择跳槽,去向多为医药公司、高科技公司和初创企业。

对此,汪扬认为,互联网公司对资本运作的需求在日益高涨,“目前市场上有融资需求的主力大部分都是这类企业,相比传统行业,科技企业在融资并购方面的需求非常高,招聘力度也越来越强,此外还诞生了不少做在线支付等互联网金融服务类的企业,投行从业人员跳槽过去也是为了匹配这些企业对于金融类人才的需求。过去,投行和咨询公司是应届生的第一选择,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更愿意选择互联网公司。”

众所周知,投行从业人员光鲜亮丽的外表和优渥的薪水背后是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和枯燥的工作内容,每天都要大量浏览专业财经刊物网站,关注最新金融报道,然后仔细研读消化得出自己的见解传递给客户。

汪扬表示,在投行上班,尤其是初级岗位上的分析员,每天工作14至18个小时是常有的事,还要做“空中飞人”到处出差开会,按部就班逐层晋升。

曾在摩根士坦利担任分析员的凤凰卫视主持人曾子墨就曾有过三天三夜没合眼的工作经历。高盛台湾公司总裁余佩佩几乎连自己的婚礼都顾不上,在婚礼前两天才回到台湾。而对比科技企业,Facebook、Twitter、谷歌等对员工的福利待遇则是出了名地好。美国企业福利排行榜前十名中超一半都是科技企业。

“离开投行后,整体工作压力没那么大,工作内容相对没那么枯燥,可以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照顾身体健康,这就有很大的吸引力。我就有不少同学先后离职,有的去了腾讯的投资部门,有的去了网易的游戏部门。”汪扬说。

此外,汪扬还告诉记者,原本就已经在投行担任中高层管理职位的人,通常能去较为大中型的互联网公司担任首席××官,从整体上为公司做规划和协调,“如首席战略官、首席财务官等。”

较为初级的投行职员跳槽后,更多仍是在企业内继续担任分析、并购投资方面的工作,工作内容不会较之前有本质变化,“像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类互联网巨头,内部已经聚集了大量从投行和金融业过来的职员,以至于他们在做一些并购或投资项目时已经不再需要投行,他们自己内部的员工就可以把方方面面都搞定了。”

而薪酬方面,投行与互联网公司两者间的差距正在缩校据外媒消息,华尔街投资银行一名副总裁包括奖金在内的年收入在50万美元左右,类似Uber这样的科技企业中层年薪通常接近20万美元。

但海外研究机构Options Group曾发布报告称,除了2009年的昙花一现,2007年以来华尔街的薪酬一直呈下降趋势。据汪扬介绍,在国内,投行和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平均薪酬待遇差距比美国更大一些。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