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扎克伯格夫妇的慈善捐赠“吹毛求疵”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07 09:35 我要评论(0)

对扎克伯格夫妇的慈善捐赠“吹毛求疵”

文/翻来翻去

注:原文来自 The Atlantic(作者 Gillian B. White)以及NewYorker.com(作者:John Cassidy)。这两篇文章都对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最新的慈善行为(捐出其99%的Facebook股份作慈善)进行了与普通赞扬不同的角度思考。

周二,马克扎克伯格宣布了两个重大的消息。第一条消息是女儿麦克斯出生,第二条消息是夫妇二人决定为了女儿成立一家机构(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陈-扎克伯格行动),这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我们希望你成长的世界,好过我们今天的世界。”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上发布的写给女儿的公开信中写到。

不可回避,扎克伯格此举可享避税的福利

用来资助并运营这一新机构所需要的资本,来自扎克伯格的捐赠,即他名下几乎所有的 Facebook 股票,预计价值 450 亿美元——是他本人身家的一大部分。将这些股票注入一家新机构,批评者认为扎克伯格在试图将避税的做法包装成一种无私的举动。如果扎克伯格在某个时间点想要抛售他的股票,那么他不得不支付相应的资本收入税 (capital gains tax)——更别提未来财产继承的时候也要征税,而将他的股票注入一个新机构,可以让他随意转移股票,而不需要承担任何税赋。

有一点道理。但是如果有人批评说,扎克伯格这么做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好处,那就有点站不住脚了。无论如何扎克伯格都没有立刻抛售他的股票。真正的问题在于,扎克伯格的股票在被注入这家公司之后会被怎样处理——有可能被转售或者再次捐出来。夫妇二人可以选择将股票捐赠给慈善机构,也可以选择以货币的形式捐款。正是之后的这些做法,才决定了是否要征税、是否要减税以及是否要披露信息,无论扎克伯格目前是否想要逃税,都是如此。

有意见认为,因为夫妇二人的捐赠计划(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注册了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不是非盈利机构,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不会让扎克伯格享受慈善捐助减免税的优待。但从节税角度来看,这并没有带来太大不同。在《快公司》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中,马库斯·巴拉姆(Marcus Baram)指出,慈善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正越来越常见。只要资金被捐给慈善目的,那么就可以获得免税的待遇。相对于通过传统慈善组织,通过有限责任公司去进行慈善投资将带来更好的灵活性。这将影响慈善组织的运作方式,但不会影响美国财政部的收入。

事实上,通过将几乎全部财富转移至慈善机构,类似扎克伯格和盖茨的亿万富翁将很大一笔财富置于了美国国税局的触角之外。作为免税实体,这些慈善组织在出售所获得股票时不承担任何纳税义务。这意味着,美国的税基将会萎缩。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见任何人统计过美国财政部所付出的代价,但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由此一些经济学家提出,是否应当采取更具综合性的征税方式。

运作方式更隐秘,可从事盈利业务

从技术上来说,作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陈-扎克伯格行动”可以进行营利性投资。与之对比,传统慈善组织必须是严格的非盈利机构。基于提出的使命,该公司计划将利润重新投资至新项目。这意味着扎克伯格更像是有着庞大智囊和社会道德的风险投资家,而不是传统的慈善人士。

总的来看,和更加传统的非盈利机构相比,夫妇二人的捐赠计划将会以更隐秘的方式运作。这一点也导致了一些批评的声音。“我认为透明度是这里面的一个大问题,还有就是我们如何真正了解扎克伯格以及其他设计这个有限公司架构的人是怎样去做慈善的,”某慈善行业数据和分析机构负责人这样认为,“除非他们规定要在网站上公开披露信息,比如在 Facebook 页面上,否则的话我们只能依靠自愿的信息披露行为,才能完全了解他们用这笔钱在做什么。”

对于该机构的资金运作,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提了大概的线索。“我们务必要参与到政策制定中,影响议题的辩论。”他这样写道。传统意义上的非盈利机构无法将资金用于政治宣传,仅能够用于有限的政策支持。但是一旦将股票注入有限责任公司,扎克伯格夫妇在影响政治问题上受到的限制就更少了,对其他所有领域也是如此。除了可以保证影响政治问题的选择,采取有限责任公司的架构还意味着扎克伯格夫妇二人的捐赠计划能够利用这笔钱从事盈利活动,其中甚至包括投资种植大麻。

愿景隐晦,主张模糊

所有这些做法上的弹性,将直接决定扎克伯格夫妇这一善举的坚强或软弱。夫妇二人提出的愿景已经被批评过于隐晦,“提高人类潜力”(advancing human potential) 和其他慈善目标相比是一个太过模糊不清的主张,比如“根除疟疾”之类。但是对于依靠创业资本快速积累财富的新一批亿万富豪来说,决定如何以及在哪里支出财富的能力才是关键。对于其中一些人来说,这种能力意味着绕过法律规定——其中就包括纳税——并可能会导致他们的基金去做一些他们并不认同的事情。

扎克伯格夫妇二人的捐赠计划能够在没有传统意义上监管的条件下去做想要做的事情,这一点是私人财富用于公益的中心问题。“很长时间以来的观点是,如果捐赠者享受了税收减免,那么就应该做出一些回报。所以一旦做出了捐赠的决定,那么现在就是在公益的范围内讨论。”基金会委员会 (Council on Foundations) 法律事务副总裁苏桑尼 (Suzanne Friday) 表示,“如果捐赠者没有享受到这个权益,那么公开披露对他们是否公平呢?”如果在一家传统意义上的非盈利组织之外进行活动,扎克伯格夫妇同样有办法随意调整该机构的捐赠规模、慈善战略以及目标愿景,而不需要向任何一家机构或方案给出一个更长期甚至是永久的承诺。

扎克伯格夫妇的捐赠计划目前还没有做任何事,所以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去评判扎克伯格的 (除了扎克伯格以往慈善行为的问题)。扎克伯格夫妇的捐赠可能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一个善举,也可能是一次失败之举。注册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的事实并不意味着任何结果;这家公司聘请谁,最先要做什么事,部署怎样的战略,这些才是关键。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