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弹幕的本质是发弹幕的人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09 22:20 我要评论(0)

卧虫

“弹幕的本质是发弹幕的人”

B站:弹幕的本质是发弹幕的人

(曾因弹幕而演变为全民洗脑的“Duang”)

程敏刚刚和男友分手,过去的四天里,她没有踏出家门一步,在每天保持清醒的15个小时里,她有12个小时都消耗在了弹幕视频网站上,“剩下的三个小时是洗漱、吃饭和同学打电话,我妈严禁我在吃饭时候看电脑。”她说她要抓住最后的机会,尽情享受这个暑假。

“开学了,就和宿舍的人一起追剧、看番,人一多,看弹幕的乐趣就不如自己窝在家里看了。”

程敏在名为bilibili的网站上同时打开了三个页面,第一个播放的是《灌篮高手》高清版的第27集。当视频进行到18分25秒,高中篮球手三井寿跪倒在教练安西面前,哭泣着说:“教练,我想打篮球!”时,五颜六色的文字从不同的方向一下子在屏幕上奔涌开来,将画面遮了个严严实实,像除夕子夜时分炸满天空的焰火。

从“教练,我想打篮球”到“教练,我想打飞机”……5万多条色彩斑斓的句子,什么都有。

“弹幕”一词原本是军事术语,指对某片区域的密集火力攻击。世界上最著名的弹幕网站是日本的niconico动画,而bilibili则是其在国内最为成功的模仿者,用户群体喜欢简称其为B站。

B站官方称一共聚集了5.5亿条弹幕,还在以每天300万条的速度疯狂增长。最夸张的一枚单集视频累积了89万条弹幕,据说曾有B站用户在看视频弹幕全开的情况下,烧毁了自己的显卡。

“弹幕的本质是发弹幕的人,”新任B站CEO陈睿说。

在B站之先,国内的首家弹幕视频网站是AcFun,人称A站;而在B站之后,各大传统视频网站都增加了弹幕功能。然而,无论A站还是其他老牌视频平台,都没能因为弹幕,获得和B站一样的疯狂生长。

陈睿说:“原因是B站的用户不是冲着看东西来的,是冲着分享和扎堆来的。”

程敏自称是“只消费、不创造”的B站老司机——这是一个用来称呼资深用户的B站专有名词。她在2011年受大学同屋舍友影响,开始进入弹幕网站。“一开始觉得画面上飞来飞去的字幕很碍眼,但也很新鲜。那时候,同一个番,我会在A站、B站一同追着看。”

她在弹幕类网站追看的第一部动画名叫《银河美少年》。追了三个月后,她彻底转为纯粹的B站用户,“因为这部番在B站上的字幕更有趣。”从这之后,她也会在B站上翻看过去的经典动画片,“反复看的东西也不会腻,因为每次弹幕都不一样。”

除了动画片,程敏在B站上的另一个乐趣来自B站用户的原创内容。她最近迷上的一个原创视频是一则翻唱——动画《境界的彼方》中的配曲《约束之绊》。三女两男装扮成动画片中主人公的形象,合着原声伴奏边跳边唱日语原版歌曲。

程敏第一次看这个视频是和前男友一起。他们登陆各自的B站账户,然后一同重复地发出紫色和白色相间的弹幕“好羞耻”刷屏,来嘲笑其中一个身材相貌和动画中原型相差甚远的演唱者。

两个月后,他们分手。程敏自己又找出这个视频,“本想纪念一下地”再看一遍,却突然发现之前她嘲笑的姑娘“还挺可爱”。于是,程敏自己用蓝色的弹幕字体刷出了一连串“卡哇伊”。由于视频本身可显示弹幕数量的限制和优先最新弹幕的规则,在同样的视频时间点上,两个月前的“好羞耻”被“卡哇伊”顶替了。

“那天我妈看到我在看这个、发这个,知道我刚失恋,特别正式地把我叫过去,问我是不是同性恋。”

程敏说如果自己每天不在B站视频上刷上几条弹幕,就像一整天没有张嘴和别人说话一样,很别扭。她觉得这是她满足“自我表达这种生理欲望”的途径。

“最早是爷爷奶奶辈儿的每天楼下小马扎一坐,张家长李家短;后来可能是BBS论坛那种东西;现在,我们就是弹幕。”

而作为只“只消费、不创造”的用户,程敏说自己真心羡慕那些有能力自己拍摄编辑视频的“up主”们——所有在B站上传过视频的用户,都可以享有这样的头衔。程敏认为她们的表达途径更有技术含量,不像弹幕一样只是毫无门槛的吐槽。

二次元的兴趣和三次元的生活

B站:弹幕的本质是发弹幕的人

(B站开始有计划地主动培育up主)

“up主”常程就是程敏羡慕那种用户,他是那则翻唱视频的创作者,程敏和前男友嘲笑的《境界的彼方》里cosplay演唱者,是常程的新婚妻子。

《境界的彼方》的翻唱视频在2014年末登上了B站首页的推荐排行榜,这让常程不大不小地在B站上火了一把,关注他的粉丝数从4000一下子涨到了8000。他说这基本称得上是一个中型的up主了。

在这之前,小型up主常程的代表作,是一款游戏中3D少女跳舞的视频。常程把视频中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做了两层,一层是泳装少女,一层是穿着完整外套的少女。视频中,有一道光束会随机照在舞蹈少女的身上,被光照到的地方,泳装模型的部分就会露出来。“小裙子一掀一掀的,还随着光束若隐若现,色色的宅男们最喜欢看了。”

常程说自己做这个视频的初衷,是为了实验这种两层动作叠加的视频技术,却没想到收获了特别好的反响,“这才是真正的‘好羞耻’。”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