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投资人会帮创业者刷数据?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11 13:16 我要评论(0)

本文来源于:思达派

近日,真格基金投资管理副总裁刘元撰文指出,在创业公司为了融资刷数据的背后,VC行业也在广泛的给他们背后的投资人刷数据。

思达派(Startup-Partner.com)对刘元的文章略作编辑,让大家看一下VC行业不为人知的黑色真相。

创业者找 VC 要钱,虽然 VC 们经常自称 “投资人”,但其实投资的钱基本也都不是自己的,而是老板们全世界到处跑找 LP 们募到的。

大家知道,创业者一般找 VC pitch 的时候,总要准备一份二十页上下的 PPT,俗称 BP(即 Bullshit Papers 的缩写)。事实上,有些水平比较逊的投资人,比如我,由于没能力跟创业者们分享对未来风口趋势的预测,就只好常常四处给稀稀拉拉的观众讲讲怎么写这么个东西。而 VC 们要融资,其实也得必须有个 deck 发给 LP 们(deck 其实也就是 PPT 在国外的叫法)。

创业者们的 PPT 一般是这样的内容:团队背景,市场机会,产品,数据,竞争格局,融资条件。而 VC 们要 Pitch 的时候,deck 里的内容本质是一样的:市场机会 (我们要投什么样的行业),基金策略(我们如何做 sourcing), 竞争格局(我们跟其他基金比起来怎样差异化),团队背景(GP 们的背景和投过的项目), track record (过往表现),融资条件(融多大的基金)等等。而今天就着重讲讲,在 track record 这几张纸上面,VC 们往往是如何刷数据的。

刷数据大招之一:调整标尺

LP 们衡量 VC 的重要标准就是看一个基金是不是一个 upper quartile fund,即表现处在行业的前 25%的基金,而数据的标尺即来自于之前提到过的 Cambridge Associates、Pitchbook、路透社 Venture Economics 等来源,按照基金的年份划分每一个年份的 upper quartile 的 net IRR, TVPI, DPI 分别是多少。

同时,LP 界也有一句著名的笑话,即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基金都是 upper quartile 基金”,因为一个基金即便表现不好,也会想方设法拼命的让自己的数据看上去达到 upper quartile 的标准。(这是当然啰,什么时候你见过一家公司说 ‘我们在这个领域属于第二梯队’ 而不是说 ‘我们是这个行业的领先者’。)这里就出现了第一招,改变不了自己,就改变 benchmark 吧!

一般而言,基金的募集周期往往很长,一年半载是很寻常不过的事情。这样一来,基金的年份就有操纵的空间了。比如,如果一支基金在 2010年 底开始募集,2011年中或者年底 close, 年末开始 capital call, 2012年初给第一个项目打款,那么这个基金是算 2010年的基金呢,还是 2011年或者 2012年 的基金呢?绝大多数 LP 认可的对年份的严格意义上的定义是基金的第一个 capital call 所处在的年份,但也能默许基金以第一个项目打款的年份作为 vintage year.

大家不要小看一年两年的年份区别,行业周期往往也就两三年呢,而且初创公司成长和凋零都非常迅速。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往期文章或者登陆 Cambridge Associates 的官网查看原来 VC 行业的 benchmark,看看相邻两年的行业回报标尺可以差距多么大。毕竟,把自己的业绩跟已经到了第四年的基金对比,与跟只做到第三年的基金对比,是完全不同的。

刷数据大招之二:摘樱桃 (Cherry-Picking)

Cherry Picking 用俗话说就是 “净挑好的说” 的意思。在美国,如果一家 VC 基金是 SEC Registered (对于 VC 基金并没有要求证监会注册),那么为了防止误导投资者,在信息披露上 cherry picking 这一点是被盯的非常严格的。

比如如果在一份 PPT 上,有一面是 “我们过往投过的部分优秀项目概况”,那么下面就必须有一个小角标,大意是 “上述项目并不是我们投过的全部项目”。而对于基金的网站,即便是有这样的角标,也绝对不能只选择性的放明星项目的 logo。对于那些举手提问 “可是为什么 XX 基金的网站上就只放了一些明星项目” 的好奇宝宝们,我得重申一下这是美国证监会的要求,所以不在美国证监会注册的基金们是不受此约束的。

最常见但也最业余的 “摘樱桃” 方式,就是在 PPT 里的某一页,放上七八个项目的 LOGO,然后写出每个项目的成本和 fair market value,然后给出这个集合的总回报,比如总共投入三千万美金,现在股权价值两亿美金翻了七倍。稍微专业一点的 LP 看到内心都会哼唧:你要是牛逼就把整个 list 放上来埃事实上,只有 fund level 的 net IRR,net TVPI 和 DPI 这样的数据是结结实实没办法骗人的(否则就违法了。。。),也基本是 LP 唯一关心的数据。摘樱桃的基金即便在附录里,还是得老老实实把整个樱桃筐给 LP 看的。当然,我也曾经见到国内的基金在材料里只披露明星项目回报而没有完整的投资历史回报,让我也是瞠目结舌。

刷数据大招之三:切数据 (data-slicing)

切数据其实是摘樱桃的一种高级表达方式,也是最常见的刷数据方式,常用于新基金或者改变策略的基金。比如一支传统的行业老炮,在融第十一二期基金的时候发现最近几期业绩不行了,不管怎么调基金年份都无法号称自己是 “upper quartile fund” 了,这可怎么办?——没关系,我们过去投资了 TMT 也投资了医疗,好像是医疗拖了咱们后腿,那咱们把所有 TMT 的项目挑出来,因为这是我们的 go forward strategy。这样一来,可以重新计算过去的投资回报业绩,模拟出如果过去一直是只投 TMT 的话业绩会是怎么样,合情合理的摘了樱桃。

而这里面最玄妙的地方就在于分类了。打个比方,Doximity 或者 ZocDoc 这样的医疗领域的科技公司是算医疗公司呢还是算 TMT 公司呢? 答案当然是——看怎样算对结果更有利啦。如果医疗和 TMT 还算泾渭分明的区别的话,有些无节操的基金按照投资阶段来分就可以没有下限了。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