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医160罗宁政如何把互联网挂号平台做上市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20 09:37 我要评论(0)

就医160罗宁政如何把互联网挂号平台做上市

就医160创始人罗宁政

原创 醉丑记者曾俊

12月15日,深圳的天气颇为寒凉,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萧条气息也早已南下入侵了这座被创业者视为掘金地的城市。不过,罗宁政心里却是满满的暖意。这一天,他创办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就医160 登陆新三板,成为了移动医疗的第一股。

近年来,移动医疗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移动医疗App 已经达到 2000 多款。为什么从众多行业玩家中脱引而出,成为资本市场的“红人”的是就医160?

据创业邦记者了解,就医160从挂号切入移动医疗,目前在患者端、医生端和医院端都开发了产品,提供预约挂号、诊前、诊中、诊后环节的全流程服务。患者就诊指引、预约挂号、手机取号、诊中支付、检查报告单查询、诊后点评、慢病管等需求都可以在就医160 平台上得到满足。

此外,除了拥有一个兼具软件和互联网基因的团队,就医160 还在线下建立了数量庞大的医院资源作为自身的竞争壁垒。如今,就医160 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全国 200 多个城市,服务医院6000家,日均挂号人数接近 15 万。

不过,不同于很多身处资本风口浪尖的年轻互联网公司,就医160 上市的背后,是其 10 年的艰难摸索和资源积累,和一个集摇滚青年和IT男于一身的创始人。

摇滚青年

说起来,罗宁政算是中国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人了。1992 年,罗宁政考入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不过,他对大学印象最深刻的却是摇滚。

1992 年 10 月,罗宁政刚刚入学一个月后,唐朝乐队出版首张专辑《梦回唐朝》,首发 10 万张被抢购一空,黑豹乐队首张专辑在内地发行。接下来的几年,中国大陆的摇滚乐发展到了高潮,魔岩三杰横空出世,摇滚青年们近乎疯狂地热爱着这种表演灵活大胆、节奏富有激情的音乐。

天性热血的罗宁政也加入了这股汹涌袭来的摇滚风潮。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听的第一盒磁带就是轮回乐队的成名作:烽火扬州路。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罗宁政把零用钱都拿去买摇滚乐磁带了,买了整整一抽屉。

但是,除了痴迷摇滚和创作,罗宁政也开始跳脱出来,用“生意人”的思维去思考摇滚,他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以“经纪人”的身份将乐队带到其他学校演出,以此赚取佣金,满足他越来越“奢侈”的摇滚爱好。整个大学,罗宁政都是在对摇滚乐的疯狂热爱中度过的。

痴迷 IT

他同样热爱的,还有互联网。1996 年,罗宁政大学毕业,到广西桂林理工大学电子和计算机系教书。当时,互联网还是非常稀罕的事物,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发布的报告,截止1997 年10 月 31 日,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 29.9 万台,上网用户数 62 万。

很幸运,大学就修读计算机的罗宁政便是这62万分之一。他回忆,当时工作单位有 DDN 专线,用老式的 modern 拨号上网,网速非常慢。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少他对于互联网的热情,1997-1998 年在大学教书期间,罗宁政就经常逛水木清华、珞珈山、北大未名等论坛。

“当时的论坛可以打一些命令进去,很好玩”,罗宁政说,网络仿佛为他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信息。

1998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罗宁政来到了深圳游玩。与广东相邻的广西到深圳并不远,几个小时的大巴就能到。但是,在坐着大巴进深圳的时候,罗宁政发现,深圳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他看到无数在建的高楼,感觉到这个地方处处散发着一种年轻人独有的荷尔蒙气息。也许是心底那份被压抑的摇滚热情在作祟,他毫不犹豫地辞去了稳定的教职,进入了深圳一所医院负责信息科。

罗宁政回忆,那时医院 IT 部门工程师很少,电脑只有几台,工作量很大以至于他必须亲自上阵写代码。加上对于互联网的痴迷,他经常睡在机房,拿个破被子一盖,就是一晚上。这样看似乏味无聊的生活,罗宁政却很享受,并且一干就是 7 年。

初次创业折戟

2005 年,仅成立 6 年的百度登陆纳斯达克,制造了振奋人心的财富神话,阿里巴巴在当年收购了雅虎中国全部资产,上演了蛇吞象的壮举,中国网民也在这一年首次突破 1 亿。中国互联网让人看到了无数可能性,新潮、狂热、财富等成了互联网的标签。

罗宁政也在这一波大潮中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基于多年的医院信息科工作经验和对互联网的直觉,他判断互联网医疗在未来会成为潮流。于是,他从医院信息科主任岗位辞职,拉了个十几个人的团队,开始了就医160 的创业之路。

与早期大部分互联网项目以解决信息不对称为核心诉求一样,早期的就医160 也以主要做医院黄页、医生博客、医患服务社区等产品。

不过,罗宁政没有想到,等待着他的,是一次痛苦的失败。2006 年底,由于软件团队缺乏经验,编写的代码质量不过关,产品质量出现很大的问题,就医160 网站收到了大量医院的投诉。一气之下,罗宁政对技术团队的负责人进行了处分。但是技术团队负责人年轻气盛,不仅自己辞职了,还把整个技术团队带走了。

看到自己亲手培养的团队垮掉,罗宁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人去楼空,感到非常无助和孤独。但是,医院的投诉还在,问题还是要面对,那几个星期,罗宁政只好带领一个留下的同事睡在办公室没日没夜地改代码。

“创业者最大的痛苦不是缺钱,而是没人,有人就有一切”,罗宁政向创业邦记者感慨,这件事情也让他学会了在以后的创业过程中进行适当的“灰度管理”,以开放、包容的心态看待团队犯的错误。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