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做假化妆品批发 淘宝卖家1年半开上卡宴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22 13:40 我要评论(0)

本报通讯员 金峰 本报记者 陈栋

推开那个存放假冒进口化妆品仓库的大门,眼前的场景,让执法人员大吃一惊。水宝宝、欧舒丹、香蕉船、小蜜蜂……几乎都是进口高档化妆品,摆了一地。“制造”它们的,是一对85后小夫妻。他们将连自己都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原料,直接灌进每只一块钱买来的化妆品瓶子里,然后批发给淘宝卖家。

每瓶成本4元左右,批发价定为12元,这已经是暴利。可淘宝店主拿到网上,这些打着“内部价格”旗号的“高档化妆品”立刻身价倍增,最贵的要卖上百元。湖州德清的一个卖家,只用了一年半时间,便实现销售额400万元,甚至开上了卡宴,当上了“老板”。

油脂+香精=进口化妆品

85后小夫妻做起一本万利的生意

陈强和刘婷(化名)是一对85后小夫妻,两人是在东莞打工时认识的,婚后在东莞经营一家淘宝店。

一开始,两人只是批发些衣服袜子来卖。刘婷也会帮别人代购些化妆品,赚点跑路费。但是,淘宝上做代购的人多如牛毛,而且绝大多数都比刘婷要专业,所以,两夫妻的淘宝店很快就经营不下去,经常一天也接不到一个单子。

夫妻俩偶然发现,自己住的地方,有很多“地下工厂”,主要生产各类化妆品的半成品。经过“考察”,他们发现,“生产”化妆品居然如此简单,于是决定自己干。

无论是哪种品牌的化妆品瓶子,都可以通过地下渠道订购,就连商标也有服务“周到”的印刷厂帮忙印刷。夫妻俩要做的,仅仅是把化妆品的原材料灌进瓶子里,然后包装起来即可。

至于灌进去的那些东西到底是啥,夫妻俩一无所知,只听供货商说是油脂一类的东西加上香精。上家甚至拍胸脯保证,人用了绝对不会出问题,夫妻俩也涂了一些在自己的身上做实验,见确实没有过敏等危害反应,才“放心”投入生产。

夫妻俩算过一笔账:化妆品瓶子1块钱一个,算上化妆品原料及外包装成本,一瓶假冒化妆品的生产成本平均在4块钱左右。于是两人将出货价订为12元左右。2014年初,夫妻俩开始对外“招商”。不少网店老板见他们提供的化妆品“卖相”不错,价格也公道,很快就达成合作意向。

卖假冒化妆品的网店卖家

两年不到营业额超过400万元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夫妻俩很快忙不过来,于是干脆把家里的亲戚喊过来,租了几间民房,开始大量灌装生产化妆品。

一开始,夫妻俩只生产销路较好的“水宝宝”,后来,市场需求范围越来越广,他们开始涉及其他进口品牌,比如欧舒丹、确美同、瑰柏翠、卡夫兰、埃玛、香蕉船和小蜜蜂紫草膏等国际知名品牌。

湖州德清的淘宝店主程胜(化名)是这对夫妇最早的一批合作商家。以每瓶12元左右的价格拿到货品后,他将这些化妆品在自己经营的网店上架,便宜的标价七八十元,贵些的标价百来元。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价格,也比正品的价格便宜很多。

为了增加可信度,程胜在宣传方案中声称,自己卖的是“一手货”或“内部价”,吸引了不少贪便宜的买家。

警方查明,从2014年初开始经营淘宝店,到今年7月份被查,短短约一年半的时间,程胜靠着销售假冒化妆品,完成了从“屌丝”逆袭成“金主”的全过程。

“原先程胜只是个很普通的社会青年,在我们抓到他时,他已经是个开着保时捷卡宴的小老板了,连存放假冒化妆品的仓库都是租用的别墅。”临海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程骥说,目前已经控制的几名涉案淘宝店家,每家店的平均盈利额都超过200万元。“像程胜的网店,我们抓到他时,他的账务显示其营业额已经超过400万元。”

跨省涉假化妆品大案告破

案值超过2000万元

对大多数人来说,使用假冒化妆品后,如果没有明显不适,很少有人会发现问题并向有关部门举报。这也是这些制售假现象能够长期存在的主要原因。不过,也有个别消费者使用这些问题产品后,因为皮肤敏感出了问题。

去年10月份,临海的钟女士给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打电话投诉,称自己在淘宝上买的一款“水宝宝”防晒霜,和之前国外带回来的正品有些差别。“我用国外买的‘水宝宝’,皮肤感觉很舒服,但用了从淘宝上买的同款产品,皮肤却很痒,还起红疙瘩。”肤质敏感的钟女士猜测,自己在在网上买到的不是正品。

事实上,在之前,临海市场监管部门陆续接到多个类似的投诉电话。

“我们初步判定,淘宝上在售的该品牌商品应该是伪劣或者是未经许可进口的特殊用途化妆品。”临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郑晓红说,随即,临海公安局也加入调查。

专案组成员程骥告诉记者,历时9个月的调查,发现目标指向位于湖州德清、上海、江苏的几家网店,于今年7月17日展开抓捕,抓到程胜等淘宝店家及相关销售人员。

随后,根据供货渠道,民警赶到东莞调查,并且于今年8月22日将陈强和刘婷抓获。民警组现场缴获大量假冒化妆品及原料。

“这个案子总案值超过2000万元。”程骥说。

经检测,陈强夫妻生产的“水宝宝”防晒霜,不含任何防晒成分。临海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郑晓红说,这样的防晒产品即使本身无毒,也必然会对消费者造成一定的伤害。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