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不要关闭人生的其他召唤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27 16:57 我要评论(0)

李静:不要关闭人生的其他召唤

这是一场“超级访问”。

“我经常对身边朋友说不要关闭人生的其他召唤。”

有机会采访李静,是因为她的美妆咖啡体验店在上海老码头落地开业,正好飞来魔都出差了几天。

虽然身上 Title 不少(包括东方风行传媒集团董事长、乐蜂网创始人、静佳 JPlus 创始人),不过眼前的她,并没有让人感觉像是一个深愔为商之道的生意人,或是久经沙场的女强人。从李静的嘴里,你几乎听不到 “商业模式”、“现金流”、“竞争壁垒” 等创业者们烂熟于心的词。

她说自己也不知道该干嘛,就稀里糊涂、凭着直觉一路走过来了。

跟沈南鹏在一块的时候就是两个疯子

2000年,因为 “觉得特没劲,特想自由自在地做事”,李静辞掉了众人艳慕的央视工作。历经一番摸爬滚打,成立了东方风行,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非常静距离》等热门节目背后的制作公司。

到2007年,东方风行传媒旗下的《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已颇受欢迎,仅靠内容销售和广告,年利润达到近千万元。在好友易凯资本 CEO 王冉安排的一个饭局上,李静认识了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和执行合伙人沈南鹏。

“沈南鹏投我们的时候,当时两档节目都处在公司历史上赚钱最多的时候。我们不缺钱,然后是红杉非要投。他说他们一直想在中国寻找一个像 Oprah 一样的人。找来找去,找到了我。” 在李静看来,当时之选择拿红杉的钱,“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他(沈南鹏)描述的那个世界,一半我听不懂,但一半我很向往。”

尔后,2008年初,美妆 B2C 电商 “乐蜂网” 正式上线了。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乐蜂网” 的第一版界面其实是李静花了八万块钱托了一个门户网站的姐们做的私活。

“上线没多久,我有一个朋友、Vogue的时尚总编,她给我打过来一个电话说,李静你知道有一个乐蜂网吗?我说怎么了,她说盗用你们图片,而且做得特别恶心。我说是嘛?那肯定是假的,我也不知道。因为这边都是做时尚圈的人,没有一个互联网的人。那个网站就做的很Low,我们知道节目怎么去搞,但我们不知道什么叫UI,什么叫UE,然后我当时就觉得特别、特别郁闷。”

媒体人出身的李静对商业运作并不熟悉,于是她找来了在传统零售业拥有多年从业经验的王立成,负责乐蜂网的管理和运作。但摆在团队面前的问题是,当时大部分的海外品牌商对国内电商还处于观望的状态,乐蜂网只能靠自己来解决货源。

李静回忆说,“因为当时我们第一就是绝对不能出现掺假的情况,没办法,就只能去柜台扫货。去新世界,去双安,基本上能扫来的货,我们再卖出,基本上每一单都是在赔。但是当时有很多的代理商我都不敢用。”

“紧接着到第二年,我就意识到,如果你要做正品在中国你是活不下去的。” 随后,李静就和沈南鹏还有王立成迅速开了一个董事会。“沈总就说电商都不会赚钱,举了一堆数据,你们还好,你们没有什么广告费。然后我就问了一个问题,那这哪叫生意啊?我说我们这节目都是投 200 万,然后拿回来 2000 万,我说我就没见过这种生意。接着问沈总怎么办?”

“沈总说只能做自有品牌。我就说做啊,他说好埃他说那你做什么?我说做精油,因为在这个产品里面没有绝对的主导者,精油又是西方的中药,对人的身心灵都有帮助,我们把这些精油的概念从节目里进行传播,把精油做成精油和精油护肤,那么就有自己的特色。他说那就做吧,我说好,那就做吧。”

李静笑说,其实我跟沈南鹏在一块的时候就是两个疯子。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特别勇敢,没有任何所谓的市场调研和财务讨论,就是做啊,好啊, 都是在快问快答。

我现在就想从这个索道上跳下去

2009年,乐蜂网第一个自有品牌静佳上线,就此形成了东方风行、乐蜂网、静佳三大业务板块。东方风行的本质是做市场,静佳的本质是做产品,乐蜂网的本质是做渠道。

“我们认为乐蜂网拉来流量不能沉淀在一个品牌上。如果只卖代理品牌,就像刚刚讲到的,很容易亏损,因为我们不敢去卖也不能去卖那些水货。所以,当时的选择是必须做自有品牌。” 李静说。

到2012年,乐蜂网销售额的 19.8 亿元当中,自有品牌贡献了 4 亿元。

虽然自有品牌做得有声有色,但由于缺乏电商管理的经验,乐蜂网在运营体系上的冗余也愈加明显。李静透露说:“你知道我们各种体系非常庞大,技术团队当时有 200 多人,堪比京东。整个乐蜂团队是 1000 人。我不知道运营团队需要多少人,网站运营需要多少人,每个部门来加人我都同意。”

与此同时,就外部环境而言,整个化妆品电商的竞争日益白热化。一方面,天猫、京东等综合型平台电商的日渐成熟进一步挤压了化妆品垂直电商的生存空间。

另一方面,劲敌聚美优品在2013年的销售规模约 90 亿元左右,而乐蜂网当年的销售额则在 30 亿元左右,约为前者的三分之一。两家的公关战和价格战一直不断,双方长时间处于胶着状态。

李静坦言,那段时间里自己的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然后整个人的身体状态都呈现一种极度的焦虑。而让她一夜之间念头发生转变的,是那次去瑞士登圣女峰的经历。2014年初,瑞士旅游局请她、金韵蓉、还有《COSMO》的主编徐巍去圣女峰欣赏美景。

“但那天乐蜂大促,我就一直在升降的里面指挥着。他们两个就特别鄙夷地说,你能不能放松一点啊,我们在全世界最美的山里面,什么干掉它,你都疯了你。我说你不知道,我现在想从这个索道上跳下去,我都快疯了,我们的技术都要崩了。”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