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美容针陷阱:大多是假货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27 17:08 我要评论(0)

澎湃新闻身体周刊记者 屠俊

朋友圈美容针陷阱:大多是假货

朋友圈里的美容针陷阱:大多都是假货,私下注射致命风险频现

朋友圈美容针陷阱:大多是假货

所有注射类产品都有一个最大的风险就是打进血管形成血管栓塞。

“网红整容变天王嫂”、“女子5年整形25次变身白富美”……当下,各种整容“励志贴”在微信朋友圈疯转,许多女性看完都跃跃欲试,却又怕手术风险。于是,以注射取代动刀的微整形便悄然走俏,而微信朋友圈又从消息发源地变成了微整形产品的销售点。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调查发现,微整形不同于传统意义“刀光剑影”的整容外科手术,能在短时间通过对身体部位细微调整达到美容效果,但这种效果只针对正规使用的正规产品,如果消费者贪图便宜买到假冒、未经注册的美容针剂,其风险可能是致命的。

微信上的假冒美容针

“瘦脸针+隆鼻子+丰下巴+溶脂!普通的女孩,可以变女神。越来越多人喜欢‘微整形’自然是源于‘微’的概念。每一个人都希望付出最小的代价来换取美丽,无痛、无痕、不肿、立竿见影、无须恢复,就可以变得美丽。”日前,一名微信卖家在朋友圈中发布了这条消息。她在微信朋友圈中售卖水光针、玻尿酸、肉毒素,甚至还有溶脂针。

卖家保证所卖商品都是正品,“自己的货品都是国外进口的,韩国的贝拉德玛包打1500元,能够维持6-8个月;欧洲的是乔雅登丝丽,包打2500元,维持至少10个月以上。”

卖家还自称是医生,当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担心安全性,她说:“一个产品质量,一个手法,都符合不会出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打的和你期望值不一样,所以都在打前做好沟通这样。”

而即便买家表示自己不在卖家所在地,不方便注射,卖家也有办法:“可以介绍当地的医生”,但随后她又称经询问,当地认识的医生已经不接新客户了。

这样在互联网上经销整形产品和服务的商家非常常见,这类非法营销展示的药品效果让人觉得美容针如同天赐神药,轻易可得,一顿饭的工夫仿佛就能把路人转变成维纳斯。

然而,上海交大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刘凯日前指出,很多爱美之人只关注它宣传的神奇之处,却对其风险闭口不提,没有对这项技术的敬畏之心。

“首先要指出的是,微信上所贩卖的溶脂针,无论是韩国的还是欧美的,都是不允许注射面部及身体进行溶解脂肪的。这些药物大多是用于治疗脂肪肝、高血脂等疾病的,国外医生也不会用于注射溶脂,在国内进行注射溶脂更是非法的,我的建议是不进行注射溶脂。”刘凯说。

另外,所有注射类产品都有一个最大的风险就是打进血管形成血管栓塞,一旦引起栓塞,严重的话会引起失明、感染、偏瘫等,由于人体面部静脉多是双向流通,产品一旦随血流进入颅内,造成脑梗,严重时将致命。

自行注射的致命危险频发

上海交大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皮肤科的诊室内,苏州姑娘王怡(化名)日前由妈妈陪同前来,向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徐慧求救——口罩脱下,王怡的一侧面颊红肿,法令纹处长满了小脓包,口腔内也已经感染化脓。

两天前,王怡在家里让小姐妹给自己打了玻尿酸。她说,小姐妹是开美容微店的,这两年做过不少整形项目,开过双眼皮,打过瘦脸针,玻尿酸是常规的项目。

王怡说,玻尿酸在医院打太贵,在朋友那里打的价格只有医院的四分之一,自己也并不是第一次打玻尿酸,“前两次打都挺顺利的,没想到这次会出事。”

徐慧指出,王怡这样的情况首先要考虑局部血管栓塞,发现栓塞后要立即注射溶解酶。但是,王怡出问题已经过了两天,哪一段血管堵塞无法知道。

更严重的是,王怡并不是在正规医院注射产品,所以徐慧不敢贸然给她进行溶解酶注射——如果注射的不是玻尿酸,溶解酶反而会加重局部水肿。现在只能对患者进行积极抗感染处理。

“现在有很多卖家号称卖的玻尿酸,实际上是奥美定,或者将奥美定和玻尿酸掺杂在一起卖给爱美者。这样既能暂时降低奥美定的副作用,又能以假乱真。还有可能是国家早已不准许使用的骨粉、硅油、微晶瓷等危险注射物。”徐慧说,所以,对于王怡来说,目前主要的就是追查卖家,问清产品来源,但是要快,如果长时间的感染化脓容易留疤。

对于王怡这种爱美者,徐慧直呼:“胆子太大。这种在美容院或者私人那里进行玻尿酸注射,最后因打进血管来我们医院求救的事情三天两头都在发生。另外,还有包括鼻子隆歪、鼻头坏死、发炎等一些并发症出现。”

徐慧甚至碰到过有“卖家网上销售玻尿酸、发给买家视频让其参照自行往脸上打”的案例,结果可想而知。

“处理这些失败案例很让医生头疼,玻尿酸还能够用溶解酶溶解,奥美定等注射物分散在人体组织里,即使切开冲洗也很难全部清除。”徐慧说。

她指出,面部微整注射项目和普通的肌肉针注射是有天壤之别的。面部血管神经极其丰富,不像臀部注射位置就是肌肉组织,所以即使是经验颇丰的注射者都需要很谨慎,如果是江湖游医操作,那后果不堪设想。而如果使用了假冒产品,注射后可能会扩散至周围组织,并与本身的组织长到一起,一旦失败后则很难取出或取干净,这些都会发生不可逆的严重后果。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