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洗车或崩盘:洗1台车亏189元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5-12-31 13:51 我要评论(0)

上门洗车公司“节节败退”探因

洗一台车亏损189元,天使投资“热钱”大面积休克致行业深陷崩盘危机

今年以来,一度炙手可热的O2O上门洗车行业迎来真正的寒冬。

2015年1月,云洗车关闭洗车业务;2015年4月,嘀嗒洗车关闭洗车业务;2015年7月,车8宣布关闭上门洗车业务;2015年10月,E洗车大量裁员并停止上门洗车业务……

时光倒转到1年前,这个行业还是另外一番光景,资本热钱涌动、创业者纷纷入局,“1元上门洗车”的概念与口号随处可见。

仅仅几个月后,开展上门洗车服务的创业公司就纷纷阵亡,而近日该行业呼声较高的我爱洗车公司解散,再次敲响这个行业迅速萎缩的锣声。

融资计划失败 公司停摆“待售”

最近一个关张的上门洗车公司是“我爱洗车”,这家公司成立于去年12月,天使轮曾获得500万元融资,到今年11月,媒体曝光该公司欠薪200多万元、CEO跑路。

据相关媒体报道,我爱洗车在今年于北京大幅扩张,招工承诺每名洗车技师工资以2700元底薪加提成计算,合计将在4000元以上。今年4月到8月间,培训洗车技师达600人左右。

我爱洗车采用的扩张方式是对洗车技师和用户同时进行补贴,技师两人一组平均每单可获得4元补贴,一人洗车则提成12元;用户方面,首单7元优惠加送一瓶价值10元的玻璃水。今年七八月间,我爱洗车单一分店生意最好时每天洗70辆车。

在提高技师和用户积极性的同时,我爱洗车支出的补贴总量也大幅增长。据其前财务总监透露,按投入与产出计算,即使是生意最好的7月,我爱洗车每洗一台车,亏损也高达189元。

今年起,类似我爱洗车的疯狂补贴大战在O2O上门洗车行业频频上演,不少公司推出一元洗车、甚至一分钱洗车等近乎免费的优惠,客户争夺战愈演愈烈。

然而,今年8月起,O2O投资圈形势急转直下,投资人开始频频撤出烧钱的上门服务项目,以至于上门洗车创业企业大面积缺血休克。同样,我爱洗车1200万元的融资计划也宣告失败,随后提出的零元转让计划也没有任何回应。

9月,我爱洗车停止洗车技师招聘。同月30日,我爱洗车向已有员工发布《工资延迟支付确认书》,确认“甲方出现短暂资金周转困难”,并表示缺欠工资待“甲方有支付能力时支付给乙方”,不少员工自8月起未发工资。

10月中旬,公司CEO李东晋宣布投资方单方面撤资,我爱洗车彻底崩盘,只遗留下200多万元的债务和上百名被欠薪的员工。

低价抢占市场 用户黏度低

类似我爱洗车资金链紧张的剧情,正在整个汽车后市场上门服务公司中蔓延。

今年以来,已有云洗车、易洗车、功夫洗车、E洗车、嘀嗒洗车、博湃养车等公司相继倒闭或关闭上门洗车业务,而这些公司中,也不乏曾拿到数千万融资、拥有成功经历的团队。

比如E洗车,去年11月上线,前CEO张晶就曾是滴滴COO和凡客高管,今年3月,E洗车更是宣布完成A轮2000万美元融资,主投方为平安创投。

上门洗车的逻辑是通过低价抢占市场,然后将这部分用户转化为汽车美容、保养、维修、二手车评估。张晶就曾希望将洗车店的主要收入来源转向其他的后续服务,比如打蜡、美容等。

利用低价吸引用户,补贴圈完用户后再向其他业务转化,洗车O2O行业的预期盈利模式便是如此。只是这种转化似乎并不尽如人意。E洗车产品总监张宽曾透露,E洗车的洗车用户选择保养行为的转化率在5%—6%之间。从这一数字看来,从线上到线下保养汽车的消费习惯还远未养成。

一方面,疯狂补贴大战需要支出庞大的资金。去年12月起,E洗车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南京、武汉、苏州、沈阳和佛山等全国多地开启“1分钱洗车”活动。按照一个洗车订单的市场成本价20元,日均1.5万单计算,E洗车每天就需支出30万的巨额补贴,一个月就要烧掉近1000万元。

另一方面,靠补贴烧出来的用户也并非能转化的“真用户”,这种需求是藏在补贴外衣下的伪需求。这从极低的业务转化率可以看出,补贴得来的用户纯粹为了占便宜,不洗白不洗,这种补贴很多时候是无效的。

实际支出总成本不比到店洗车低

呱呱洗车是这场寒冬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他们刚刚把上门洗车的单价提高到了39元,这已是它们第三次提高价格。

提价的原因,自然是受资本寒冬影响,呱呱洗车必须控制烧钱速度求生存;当然,也有竞争放缓的成分,在年初最激烈的时候,“1元洗车”四处可见,但现在竞争对手们都没有了补贴的底气,呱呱洗车提价就变得顺其自然。

董事长郄建军说,提价之后,用户的热情并没有大的消减,“天气好的时候,呱呱仍然天天爆单。”提价也让郄建军重新认识上门洗车这一服务,“需求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你创造了价值,并且获得溢价,这才是合理的模式。”

郄建军认为,上门洗车创造了新的洗车服务模式,可以随时随地洗车,节省了用户的时间和精力,这是这类产品得以生存的基矗只不过,在激烈的竞争态势下,很多上门洗车的创业公司走上了低价拉客、希望导流到美容保养等高毛利业务从而获取溢价的急功近利的路子上。

在郄建军看来,上门洗车首先要做好洗车本身,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优于竞争对手才能生存下来,在根基不稳的前提下就去尝试高毛利业务并不可龋他介绍,呱呱洗车的技师每人每天平均可以洗10辆车,虽然与到店洗车相比,上门洗车省去了店铺租金,但人工、工具、交通的总成本并不比到店洗车低。所以,郄建军认为,“上门洗车比到店洗车收费贵十几块钱是合理的”,这样至少可以帮助上门洗车企业在成本和支出方面接近打平。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