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快播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1-08 09:41 我要评论(0)

trousien

虎嗅注:关于快播王欣的案件昨天开庭,庭上王欣一句:“技术本身没有错”让人感慨,事实上当年草莽年底杀出的快播又何止王欣一人,最终锒铛入狱,只能说,时也,命也,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老道消息”,作者为前36氪资深编辑,先离职创业,文末有介绍。

今天王欣受审,说了一句话,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如果王欣不能东山再起的话,多年以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就是这位80后程序员人生最光辉的时刻。

这些程序员身上的光辉,丝毫不逊于屏幕上那些德艺双馨的老师们。相比于广大屌丝们“挂在嘴上,记在心里,存在硬盘上”的老师们,程序员们的工作更危险,更困难,但是却一般很少人知道。

我觉得有些遗憾,所以就扒出来一些资料给大家看看。从今天受审的王欣开始说。

种子选手

当年能看毛片的东西何其多也,只有快播做到了极致,最后做到4亿活跃用户,招来百度和腾讯的嫉恨。

看今天的庭审记录:

公诉人:起获的服务器中有大量的视频,你怎么解释?

王欣:这个服务器是缓存服务器,是网民点播网络视频时候自动缓存的数据……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让用户不卡顿。

王欣辩护人:你解释一下这个QSI是如何使用的?

王欣:第三方网站管理者可以将QSI下载到自己电脑里,,通过编辑视频得到一个哈希码,也就是编号,他如果将编号粘到网上,网民就可以看见视频了。

之前王欣太太接受采访的一篇文章里说的更明白:

最开始大家用的是迅雷,就是要先下载才能看,而快播只要5-10秒就可以看,如果按每人每天节约半小时计算,可以说快播在迅雷的基础上帮全中国人省了两千年。

迅雷当年也是看片神器,会员加速服务更是没少切用户的“高频、刚需”。2014年一刀切,迅雷的会员服务收入损失惨重。网上的段子是“老板邹胜龙带着他的3.5亿个种子跑路了”。

但是快播和迅雷的区别是,后者只加速不存储,这成了一条法律上的生死线。

邹胜龙和程浩创办迅雷比王欣早了两年,恐怕背后是会感叹,“王欣这小子真会玩儿”。

下载工具的时代

更会玩儿的是网际快车的创始人侯延堂,开发网际快车比迅雷早了四年,最后沉迷魔兽世界,一年不更新,拱手把市场让给了迅雷。断点续传是当年网际快车的杀手锏,网络环境不稳定,在家里电脑上学习生理知识又需要偷偷摸摸,网际快车实在是必备神器。

但是断点续传的发明者应该是网络蚂蚁(最初只有英文版,名字叫NetAnts)作者洪以容。根据新浪创事记的一篇文章,洪以容还是软件植入广告的先行者,后来还做了一套量化投资模型,在熊市里居然也挣到了钱。

洪以容和侯延堂一样,都属于淡出行业金盆洗手的类型,而且早期互联网下载工具可以被用来下毛片,但是和后来专为下毛片而设计不太一样。

比如PP点点通和Vagaa这种,作者的名字都很难再互联网上找到,毕竟做人要低调。最低调的是草榴社区的总版主大红鹰,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是这些版主不是在北美就是在香港,1024最后关站也没有人受到什么牵连。不过有个冒充草榴的收费网站被查,创始人叫陆大伟,反而被判了三年。

王欣进去的时候林军写过一篇文章,举“VerycD创始人黄一孟”的例子给他打气。电驴被关闭之后黄一孟做了心动游戏,推出了大火的《神仙道》,2012年CJ的时候放出话来说一个月收入一个亿。

电驴关闭应该和毛片没有关系,这是一个和豆瓣一样美好的网站。主要是牌照和知识产权的问题,毛片属于躺枪。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下载工具。

下载工具做的好的还有陈华,当年先后做天网FTP和天网Maze,虽然是“教育网”的搜索和文件传输,但是上面的东西可真是不一般地多。那时候GFW都还没架好,更不知道什么是网络监管,真是田园牧歌的美好时代。

你看陈华当年清秀的脸,哪里像是给你们写毛片下载工具的样子?

相比于下载工具这种第一代看片工具,播放器属于第二代看片工具,网速整体提升,用户边下边看,比当年盯着进度条累瞎眼,不知道有多贴心。

暴风影音当年能看的资源也不少。王欣做快播和冯鑫的暴风有诸多交集,IDG一度还想让暴风影音收购快播。

但是最后的结局实在是云泥之别,冯鑫A股上市成股王,王欣深陷囹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播放器普遍洗白之后,毛片的天堂转到了网盘,除了大公司主导开发的360网盘和百度网盘(至今)非常好用之外,赖霖枫做的115网盘很多人应该都记得。2012年被禁止分享之前的115网盘的日访问量有2000万。赖霖枫至今还活跃在创业一线,2013年还鼓捣过免费硬件,但是始终没火起来。

和赖霖枫比较像的还有BTchina的站长黄希威,2010年网站被关之后,黄希威也一直在创业。最近的项目应该是沙发管家,一个在智能电视上可以安装的内容分发平台,做的也是不温不火吧!

但是两人都没什么可抱怨的,特别是赖霖枫。毕竟115网盘和王欣的快播一样,服务器上可是存储着淫秽色情信息的。他命真算是不错了,当年做雨林木风,和番茄花园都是齐名的盗版Windows XP。最后孙显忠被判了三年,他什么事情没有。

看起来好像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但是实际上还是有章可循的。总体来说,第一代程序员做好事不留名,基本都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第二代程序员借此受到关注或者获取用户,接下来或者产品逐渐洗白,或者转型做“正经项目”。但是依靠这个盈利的,下场一般比较惨。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