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案公审:王欣与时代的最后一场虐恋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1-09 09:21 我要评论(0)

快播案公审:王欣与时代的最后一场虐恋

文/李儒超

一、

“一个人如果带着偏见来看问题,他会产生无数的错误。”

说出这句话的王欣,正坐在被告席上。这番言语谈不上掷地有声,但似保有几分威严。不过,淡然的神色还是难掩憔悴的面色,一年零五个月的关押,在他脸上狠狠刻上了一笔,但幸好,没把这个男人刻成一个单调的符号。

而此刻,互联网上正掀起一阵“快播保卫”战。公审开始后,人们重新同情起王欣,“王欣无罪”的声音也此起彼伏----他们传唱着王欣在被告席上的精彩语录,藉以怀念有快播的那些年岁。

即便他们对他除了创建快播之外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舆论中,王欣成了快播案中最显眼的一个符号,即便这个符号比起他本人显得僵硬许多。在被时代绑架并被推上风口浪尖、而后又被其抛弃的现在,时代又裹挟着悲情英雄的称号,送给了身陷囹圄的王欣。

我们甚至无法说清,到底是时代辜负了王欣,还是王欣枉费了时代。

二、

舆论归舆论,在法治国家,定罪王欣必然需要走司法程序。

案件最核心的争论点在于证据。王欣辩护团队将证据的纰漏归结于以下几点:

1、作为公诉方物证的四台服务器,由第三方公司文创动力进行提取鉴定。但文创动力鉴定的对象由于是服务器转到硬盘上的资料,所以无法确定提取的四台服务器就是原来的服务器;

2、公诉人根据服务器上时间来证明服务器就是原始被查封服务器,但服务器时间是可以被修改的;

3、公诉方的第一份鉴定与第二份鉴定反映的物理特征不一致,例如每块硬盘的容量都发生了变化,服务器可能被人动了手脚;

4、文创动力在为公诉方服务的同时,也为快播的竞争方乐视有合作关系,存在利害关系。

公诉方对于这些质疑的回应也显得颇为业余,不仅将服务器时间拿来作为证据,之后还将IP地址作为服务器没被动过手脚的证据,这些很容易被辩护方驳倒。最为重要的是,从证据封存到鉴定,全程并没有规范透明的程序,这也让这份证据的可信度大为降低。

退一步讲,即便这份证据从源头上没有问题,辩护方认为四台服务器所能说明的事实也颇为有限。

王欣表示,四台服务器上21251段淫秽视频虽然占有总视频数量29841段的7成,但由于这四台服务器在整个快播的服务器中占比很小,其淫秽视频的数量在整个快播视频中占据的相对比例也是不大的。

而公诉方所采用的四台服务器并非统计学中的随机抽样,所以很难将这个单一样本反反映的问题扩大到整个样本库,其参考价值也有可能接近于零。

这些硬伤都使得公诉方试图击垮快播的工具略显无力。

此外,王欣还坚称,事实上,四台服务器属于用户使用P2P服务时的缓存数据,并非快播自己的数据。而P2P本身是一种点对点的服务,快播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介入到内容端。

三、

案件的第二件关键问题在于快播在整个淫秽视频传播中扮演的角色。

按照王欣的说法,快播提供的是技术,技术不会去顾及视频本身是什么内容。更确切的来讲,快播通过相关技术和工具搭建了一个广义的视频平台,但自己却不生产内容,这和提供商家工具和平台的淘宝颇为类似。

但网上的另一个比喻,快播只是刀,怎么用刀快播没有责任,却有些站不住脚----有人参与的平台和工具,的确理应和冷冰冰的传统“工具”不尽相同。

所以笔者更愿意用淘宝来类比。和快播更相似的是,淘宝也一直被人诟病存在假货。

这其中就存在一个问题,平台上的东西出了问题,平台方就没责任吗?

答案可能也是否定的。比如在淘宝,如果淘宝用户买到了假货,淘宝一般也有着连带责任,即便假货的出处不在于淘宝,但平台方往往应具有监管的义务。

不过,也仅仅停留在监管层面。

在公诉方看来,快播并不仅仅是一个工具这么简单,而是完成传播行为的传播主体。这种逻辑和在淘宝发现假货,相关机构断定是淘宝自己指使卖家卖假货几乎是一样的。

进一步来讲,公诉方的这种认定将平台的责任可能会有所扩大化,平台到底是被动监管还是主动传播,这一界定有可能会带来十分深远的影响。

事实上,从快播呈堂的证据上看,快播内部有一个110系统,屏蔽网站达到4000多家,相当于国家相关部门70多个月的工作量。数据角度上讲,快播的确已经行使了平台监管权,只是监管落后于技术发展,并没有将这类视频一网打荆

而公诉人则认为,既然知道无法全部监管,为何不转型?

这句话此后也成为诸多网友调笑公诉人的谈资,但事实上,这句话并没有说错。如果快播没有被查封继续发展下去,的确有可能因无法全部监管而被迫转型----从迅雷的发展路径上就能可见一斑。

监管不力势必会带来代价,无法承受便意味着转型,虽然道理上说得通,但这取决于平台本身的决定,如果认定出了问题就得转型应当是一种必然行为,有可能就会成为笑话。辩护人也以“手机天天短信诈骗,咋不要求中国移动转型”反唇相讥。

而技术层面存在的优先性,如果被相对滞后监管强制束缚,本身就会成为一件悲哀的事情。

四、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