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评:从两个国外案例看快播涉黄案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1-11 13:38 我要评论(0)

从两个国外案例看快播涉黄案

文/维尼

引言:《一周易评》是媒体小编们就本周发生的一件新闻事件阐述个人观点的新栏目。换句话说,就是小编们要在这里秀一下“智商下限”,还望网友们积极参与并踊跃吐槽。栏目将秉承“用事实说话”的原则,但若其中存在主观性陈述,将仅代表小编个人意见。

上周大家最关注的莫过于快播的庭审,直播让司法更加透明,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论点各不相同;抛开庭审不谈,针对快播的侵权与涉黄问题,小编想从国外两个案例的角度跟大家聊一下。

知晓、获益与有效监控

第一个案例是业内人尽皆知的“Napster音乐下载侵权案”。虽然此案发生在世纪交替时,按照互联网“年历”来说可谓久远,而且音乐下载侵权与色情传播两者似乎并不可相提并论,但这两者仍有可参比之处。

Napster是一个采用P2P模式的音乐下载工具。从这个定义上说,它与如今身陷囹圄的快播有些许相似——1)同样主要采取去中心化的BT下载方式发布内容;2)以承载的内容吸引用户使用工具软件;3)都对个人用户免费。

各种“云音乐”的网络音乐点播/音乐台服务如今可谓数不胜数,对已经熟悉这种常态的年轻的用户来说,很容易判断Naspter当时的经营行为侵权。但在当时,这种新的业态究竟是否具备法律上的正当性,这种判断还需要透过一番法律上的较量来决定。

1999年12月,也就是Napster创立不到半年,包括环球唱片、索尼音乐娱乐、百代唱片,以及华纳唱片在内的所有“美国唱片工业协会”的成员对Napster发起诉讼。18家唱片公司作为原告,将案件诉至加州北区地方法院。原告指控Napster有协助侵权(contributory infringement)和代位侵权(vicarious infringement)行为,侵害了原告的著作版权,索赔200亿美元(A&M Records, Inc. v. Napster, Inc. )。

地方法院法官支持了唱片公司的诉求,颁布了初步禁止令。之后Napster将案件诉至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

2001年,上诉法院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其中对地方法院的一部分判决表示支持,但同时也驳回了一部分判决。意见就如何判定协助侵权和代位侵权给出了较为详尽的解释。

从法理上讲,为了证明有协助侵权行为,必须证明被告知晓侵权行为的发生,也就是Napster知道用户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其网络内,传播了有版权保护的内容。此外,还须证明被告对这种侵权行为提供了实质性的支持。

上诉法院表示,“我们认同(地方法院的判决),如果一家计算机系统经营者得知自己系统上存在明确的侵权材料,而未能将这些材料从系统上清除,那么这位操作员就知晓这些侵权行为,并协助了直接侵权……”

关于代位侵权,上诉法院考量了Napster是否从侵权行为中获得了财务收益,以及Napster是否有能力监督并管控侵权行为。

在收入问题上,上诉法院再次和地方法院站在了一起,同样认为侵权活动是在吸引用户。而且,由于Napster未来的业务模式需要用户数量的增长支持,那么它必然是从侵权活动中受益。

在监管问题上,上诉法院有所保留。虽然认同“Napster有权利也有能力监督用户的行为”,但是管控侵权的能力受到了系统设计本身的限制。因为该系统并无法读取音乐的内容,或检查版权信息,只能用名称来索引并确保文件的确是音乐文件,就那时的技术与硬件来说是件难事。

除上述要点外,大众较为了解的可能是,刚刚颁布的《数字千年版权法》,即其中的所谓“避风港”原则,能否成为Napster的救命稻草——毕竟这一法案首次明确提出在一定先决条件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可以不因用户行为而担责。

可以看出,即便是从色情落脚的快播案,被告方也提出“快播公司自己不主动上传视频”,从类似角度做出了辩护。

Napster一案的上诉法院表示,不能像初审那样,认为《数字千年版权法》不适用于间接侵权者(在此案中,直接侵权者实际上是Napster的普通用户,Napster为间接侵权者)。也不能因为Napster可能要为协助侵权和代位侵权担责,就说《数字千年版权法》本身不适用于此案。但要如何拿捏,要在之后的庭审中讨论具体的问题。例如原告提出的,Napster是否属于该法条中的“互联网服务商”定义范畴,以及Napster是否及时设立了详尽的版权保护规范。

按照法律期刊《路易斯安那法律评论》的说法,上诉法院的这一表态实际上是拒绝讨论Napster享受豁免的标准,而是鉴于此案涉及技术的复杂性,以及对法条解读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例如可能对搜索引擎产生的影响,把释法问题留给了国会这个立法机构。

上诉法院最终判定,Napster须停止所有盗版音乐的下载。2001年9月,Napster支付总共3600万美元和解诉讼(1000万美元用于购买今后的音乐版权)。2002年5月,Napster宣布德国媒体公司贝塔斯曼拟8500万美元收购公司资产,但交易最终流产。虽说在2008年,百思买以1.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Napster,但它已经不再是当年风靡一时的音乐分享软件了。

演变的标准

第二个案例涉及淫秽色情。

不要奇怪,除了儿童色情这个明显的世界公害以外,美国的行立司三权机构都曾对淫秽传播行为进行过打击。

但需要指出的是,与中国内地将所有涉性内容混为一谈的做法不同,在美国的司法定义中,淫秽(Obscenity)与色情(Pornography)并不能一概而论。

涉及标准的问题,引出“米勒测试”的案件当然是典型。虽然此案(Miller v. California)年代久远,不过即便从现在的角度看,尤其是在快播一案引发大量网民声援时,仍有它的意义。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