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贴吧负责人首次回应贴吧事件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1-21 06:48 我要评论(0)

文/宋玮

百度贴吧负责人首次回应贴吧事件

图为百度副总裁、移动服务事业群副总经理、贴吧事业部总经理陆复斌

从1月11日至今,百度贴吧事件持续发酵,从财经媒体到社会媒体,都罕见地激烈抨击百度。而百度除了其CEO李彦宏在1月18日的一个论坛上的简短提及“我们会非常深刻的反省”之外,没有人公开回应此事。

1月19日,《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百度副总裁、移动服务事业群副总经理陆复斌,他也是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贴吧产品的直接负责人。陆复斌向《财经》记者强调:对贴吧事件,百度必须引以为戒,深刻反思贴吧合伙人制度。这是他在事件后的首次表态。

专访围绕以下几个问题展开:1、贴吧对于百度到底意味着什么?2、贴吧商业化的步骤和进程是怎样?3、这次恶性事件是偶然还是必然?

陆复斌说,在营收上,贴吧对百度的贡献“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贴吧不是过度商业化,而是几乎没有商业化。这次之所以出问题,是在监管制度上犯了判断错误,对于医疗病种吧,不该使用例行的商业考量标准,这个领域最重要的考量标准不应该是活跃度,而应该是公益性和信息的公正性。

《财经》:百度贴吧的商业化是从什么开始的?

陆复斌:贴吧对于百度有重要战略意义。贴吧的历程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3年到2008年,早期中国互联网的内容很少,贴吧通过产生内容,从而增加搜索的广度和粘性,典型案例是超女吧的兴起;第二个阶段是2008年到2012年,大量小众、尾部贴吧出现,贴吧第一次真正以一个社区的形态呈现;第三个阶段即贴吧的粉丝经济阶段。通过对贴吧上的粉丝运营,可以在文化、公益、消费等各方面获取影响力、收益等。目前贴吧正处于第三阶段的初期。

贴吧诞生以来的前12年没有盈利、没有商业化,一直在亏损。2015年是贴吧的商业化元年。2014年第三季度末,我们第一次开会说要考虑贴吧商业化的探索,2014年底开始组建团队,我们组建了两个商业化团队——用户商业团队和企业商业团队。直到2015年起,才真正动手商业化。

百度有超过1900万个贴吧,我们商业化的贴吧只是其中的万分之一,约两千个。在整个医疗健康领域,有十万多个贴吧,其中只有约五六十个贴吧被商业化。同时,后台数据显示,所有引入商业化合作的贴吧用户活跃度均达到此前的2倍以上。

我不想说商业化,更准确的是——经济体系的建立。贴吧好比一个小社会,中国六亿网民,差不多一个月有一半中国网民到我们这来逛一圈。而一个社会没有经济体系是不完整的,经济体系不能够只靠老百姓自己去产生,社会需要有自己的货币、服务、交易等等。

《财经》:你背KPI吗?

陆复斌:当然背。但KPI不等于商业化。我第一个背的KPI是用户活跃度的KPI,第二个背的KPI是用户粘性的KPI的,最后才是商业化、经济体系的KPI。同时,我要再说一点,你有可能听到商业化经济体系的KPI,马上想到的是钱。不是的,其实更多指的是商业模式。

《财经》:那我换个问题,你背营收的指标吗?

陆复斌:我背商业模式的成功,营收指标是一个用来证实你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可以成功,不然你是不能做这件事的。

《财经》:贴吧收入占百度总收入的多少?

陆复斌:贴吧对于整个百度营收方面的贡献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他们都说我们贴吧过度商业化,事实是我们几乎没有商业化。

贴吧收入构成主要有四块,其中50%是纯用户消费,即用户主动购买,包括虚拟礼物、道具等等;第二块是原生广告业务,更多是像Facebook这种原生广告,占到贴吧收入的20%,这些广告在信息流里中展现,用户一看就知道是广告;第三块是合伙人机制产生的收入,包括代理费、企业吧的认证费等等;最后一小块收入来源其他一些很小的合作。

《财经》:不同的贴吧是否应有不同的商业变现途径?

陆复斌:我们将贴吧分批、分类逐渐开放商业化。企业类是最早商业化的贴吧,接下来是明星类贴吧,接下来才是一些垂直行业的贴吧,比如游戏动漫、教育、医疗。

我们更像一个平台,比如说给你一把榔头,有一些人就直接拿着榔头去敲东西,把这个东西钉上,有一些人会拿这个榔头去拆东西,有一些人直接变成敲锣打鼓。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我给你这些工具,但你别犯错,同时我们也做一些监管。

《财经》:血友病吧运营权被承包给合伙人运营,这个事情你当时知情吗?

陆复斌:知道。

《财经》:运营权之所以能被出售是因为今年百度将贴吧的经营权转给了代理商,而代理商的引入是因为今年推行的合伙人制度对吗?

陆复斌:是的。但实际上贴吧合伙人这个制度在我接手贴吧的时候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

我想讲清楚什么是贴吧合伙人机制——首先我们找一些代运营商。这些代理商每一家都是要做严格审核的,从组织架构到人员履历、经验,审核以后,有一个试用的流程,不同的代营商我们打分来划分等级。然后我们每个季度根据一套指标,指标里不仅是收入,更多是运营用户的指标。根据指标我们淘汰代理商,我们差不多每个季度都淘汰三分之一的代理商。

《财经》:所以你认为问题主要出在你们对代理商的管理上?

陆复斌:我觉得不是。这些代理商的管理是有一套规则和体系的。我们企业商业化团队有一个百来号的专门团队,去监管和运营这些代理商。血友病吧的这些代理商,是我们的金牌代理商,而这些吧主(医院),其实都是有资质的。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