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到底能不能拯救美国梦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18 16:23 我要评论(0)

硅谷是充斥着创新和理想主义的地方,如果投资者支持更多追求广泛社会影响的企业,更多创业者、程序员、求职者开始考虑阶层流动性问题,那么,私营机构就能肩负起更多职责,而不仅仅局限于创造就业和财富了。

2012年12月,当我遇见威利卡特的时候,我还在为奥巴马总统撰写演讲稿。当时,奥巴马即将参观密歇根州雷德福一家生产厂,我在为他准备此行的演说,需要写个结尾。

奥巴马的演讲结尾常常会讲讲某个人的故事,这个人的经历可以恰好契合当下美国的社会背景。在我打了几通电话以后,我意识到,那篇演讲稿的结尾应该讲讲威利。

威利无疑是那家工厂欢庆成立60周年的热门人物。几十年中他只迟到过一次,那还是1977年的事了。他也只是因为服役参加朝鲜战争而中断过工作。

威利不仅仅将这份工作视为收入来源,还怀有强烈的自豪感。正是这份工作让他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为家人奠定了幸福生活基石,他的儿子可以施展远大抱负,孙辈可以进一步争取更大成就。

威利的故事之所以能作为总统演讲的“豹尾”,是因为他的经历是美国梦的体现。美国梦认为,只要身在美国,无论是何肤色、出身如何、爱什么人或是何种信仰,只要有足够的才华和毅力,每个人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经过一段积累实现整个家庭的梦想。

至少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机会尝试。可实际上并不是。起码现在不是。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中产阶级数量减少,过去至少四十年来都没这么少过,中产阶级已经不再是美国的主流群体。上流社会和底层人民日渐增多,富豪和平民之间本就巨大的差距也日益加深。

认真看看平民家庭的孩子就会发现情况更令人担忧。因为贫富收入差距限制了阶层流动性——也就是美国梦不那么正式的代称。对平民家的孩子,尤其是寒门子弟来说,出身家庭的收入不仅决定了个人的成长环境和受教育水平,还真正影响到他们长大后能获得的机会。

我们生活的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收入变成遗传特性的国家,上一代的收入水平直接决定下一代。这意味着孩子未来是成功还是困苦早已注定,也意味着成年人的小圈子化,身边一起工作、生活、包括婚嫁对象都是学历和收入相当的人。

这种倾向是足以令所有人恐慌,至少已经吓到我了。几个月前,我决定改变职业方向,找一份可以“复兴美国梦”的新工作。当时为接手一份新媒体的工作,我刚刚举家从华盛顿搬到旧金山。

事实证明,这样的工作的确存在。

在美国开拓机会是一项目复杂又艰巨的挑战。它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从儿童的早教机会到成人有能力负担的高等教育,再到职业教育,甚至是城镇居民的多层次收入规划,无所不包。开拓机会还关乎如何推行医疗卫生服务,如何提供金融服务,如何支持最需要帮助的群体。它受到全球贸易和本土税法等多方面影响,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问题。

幸运的是,正在崛起的硅谷创业者认为这些紧迫的问题可以用技术解决。在他们熟知的数字世界里,效率低下和过时的体系是让人完全不可忍受甚至愤怒的。而现实世界里,低效的过时体系正在极大限制美国梦。

更幸运的是,许多硅谷人士致力于优秀企业家共同选择的道路——他们的产品不但要赚很多钱,也要提高美国贫民、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在他们心目中,成功不只是获得个人回报、或者让股东得到回报,还要有广泛的社会影响。

求职期间,我曾经和一些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面谈,比如医疗保健交易公司Stride Health的诺亚朗、贷款平台Expedite的杰夫福斯特和网上投资平台Aspiration的安德烈彻尼。他们向普通美国民众提供全面的平价的信息,比如购买医疗保险、买房或者选择投资计划时。我也遇到过像职业培训公司Learn Up首席执行官亚历克西斯林沃德那样的创业者,他们在帮助失业人士找工作,掌握新技能。我还见到一些向教师提供个性化教育工具并注重提升“软实力”,即未来职业所需技能的企业家,比如开发新型教学社区的Class Dojo的首席执行官山姆秋德瑞。最终,令我最受启发的还是普雷斯顿西尔弗曼领导的Raise.me,他们的产品让更多人有机会享受高等教育。

对以上所有公司而言,广泛的社会影响并不是获利的手段和前提条件。这种理念植根于产品,与逐利同时存在。这也是推动资本介入公益活动的方式。

问题是,其他科技企业会不会追随他们的脚步?

在硅谷,几乎人人都自称在改变世界。任务管理软件?改变世界。开发送餐应用?改变世界。约会服务?不用说,也是要改变世界。

这种雄心值得钦佩。但事实是,大部分企业并没有真正想改变世界。他们只想努力做出好产品赚大钱,而赚钱这件事其实就算不考虑社会影响都很不容易。至于立志积极影响社会的企业,很少真正有机会赚到真金白银。对私营企业来说,能赚到钱活下去最重要,更别说获得成功了。

所以,如果你开始在旧金山求职,并且将“社会影响”列为必须考虑的因素,联系的公司会让你认识到残酷的现实,因为现实就是二选一:要么找一家非营利机构(比如对你说:“你听说过Kahn Academy吗?快查查看,老实说,别考虑这儿了,现在就开车去吧。”),要么降低你对社会影响期望值,成立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听着,这些人在打晚饭的主意。那可是一片蓝海,谁不吃晚饭呢?”)

公平地说,不仅大多数硅谷人士这样想,大部分美国人都是这么想的。一谈到广泛的社会影响,多数人都会想到政府和非营利组织。私营机构?肯定不行!当然,有时私营机构也可以做公益(比如美国鞋履品牌Tom’s Shoes),或者先实现大量盈利再投身慈善事业(参考谷歌旗下的Google.org)。但要做好公司,企业家必须想着盈利,别的什么都不应该管。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