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读懂了孤独 你才能读懂你的用户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18 16:24 我要评论(0)

文/秦汉青

人会因为有人读懂他的孤独,而愿意把他当作终身朋友,这种朋友便是知己,东方自古有高山流水的友谊,这种友谊在普通人中间不是曲高和寡,而是个体之间的共性。

对于产品人而言,拿捏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共性尤为重要,尤其对社交产品经理而言,我们不是在做一款没有情怀的产品,而是在寻找一种用户和产品和谐存在的契机,这契机更多体现在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共性上。

这里暂且不讲原罪,不讲贪嗔痴,不讲如何对人性的弱点阿谀奉承,单独讲讲孤独与存在,另外稍微普及一下个体与个体之间共性的概念,为以后读者能循序渐进作铺垫。

朋友圈,空间,各种眼花缭乱的社交产品,充斥在我们无聊的生活当中,我们每个人都见过朋友圈里形形色色的动态,斑驳陆离的生活和人生,我们是那些人生命中的过客,也是自己生命的主角,我们是互联网时代信息的接受者,同时也担任着信息创造的角色,我们自己也发朋友圈,然而当你发出一条消息时,你并未意识到你是有功利性的,也就是说你是有目的性的发了某条消息,比如你第一次恋爱了,你想把这条消息让全世界都看到,但你不可能到大街上逢人就讲自己有对象了,就算你的所有朋友都知道这个消息,如果不通过你自己宣扬,似乎难以压制内心的兴奋,于是你选择了朋友圈,精心编制了一段对爱情的话语,配图,然后在朋友圈,空间,facebook,微博,手机上所有的社交网络都发一遍,然后你兴致勃勃的把所有好友都艾特一遍,求赞求祝福,这样的场景每个九零后,零零后几乎都遇到过。

我们假设没有形形色色的朋友圈,斑驳陆离的社交产品,在父母那辈人,他们恋爱的时代,我们明显感觉到就算两个人走到一起了,他们的心境我们也无法感觉到,我们无法感受到当事人对于爱情的那份憧憬,他们也不会离谱到去大街上见一个人就对他说:我们在一起了。这是不现实的,就算他们有这个冲动,也只是想想而已,对九零后,零零后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把这亢奋的心情通过朋友圈的形式传播出去,这样一来大家都能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对于发朋友圈这个用户来讲:存在感的诉求,虚荣,炫耀才是他的推动力。七八十年代那批人同样拥有这种诉求,只不过那时没有如此了解人性的社交产品。

知晓人是孤独的才能做出排解孤独的社交产品,虽然孤独只是人们要进行社交的动力之一,但似乎各个分支上多少都有孤独的影子,人们非常希望在某个产品上找到知音,无论人们贪婪也好,自私也好,虚荣也好,人们的终极需求是排解内心的孤独感,只不过人们已经善于把自己隐藏起来,这种隐藏也莫不是对隐私的一种保护,这种保护是用户对孤独感的一种失落。而在用户的个人生命旅途中渐渐连这种保护也消逝了,孤独感却从未消逝,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了。产品人有义务,也有情怀和用户的孤独感对抗,

有许多产品人认为pm是站在上帝身边的人,但也有截然相反的时候,比如上帝要让那人孤独,我们却想法消除那个人的孤独,这让人想起北岛那句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在这里黑色的眼睛,对于产品人而言就是发现人性的眼睛,发现丑恶的眼睛,发现孤独的眼睛,而光明就是排出用户的孤独感,帮用户找到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共性。

无论怎样讲,人们为何要进行社交,要发朋友圈,或许人们压根就不喜欢孤独,曾有位作家说:孤独是迷人的。她是不是真的觉得孤独是迷人的我不知道,或许她只是发现一句特别美的句子,这也是说不准的,当她这么说的时候,我们只能直观的感受到她孤独过,她品尝过孤独,所以有此感受,仅此而已,对用户而言,用户是感性的,我们都在逃离孤独感,却又被孤独紧紧抓住,用户怎么逃离孤独感,不作询问,那是用户的权力,如果你是个对孤独体验特别深的产品人,你的出发点就会深入一点,有时候就那么一点,就会让两款定位差不多的产品产生巨大的差异,用户的眼睛和时间会说明一切。

我见过那些普通美的产品,见过那些具备意识美条件的产品,也很常见,它们二者的区别无非是体现在对定位的远见,与用户的多少上,通过翻阅应用商店,在那数以万计的app长尾之中,在百货大楼的仓库货架上,还有那些长期不受眷顾文献与典籍中,命运对它们的态度也似乎悄悄发生着改变,具备普通美条件的产品,似乎没有太大要求,它可以没有用户,没有受众,没有读者,只要它横空出世便可划入这一行列,当然它们没有必要很快得到市场和用户的认同,这时它们已经有了存在的权力,我还能给这些事物一个标签:普通美。

长尾的拯救:意识美的进阶。

它若想被划入意识美的行列,同样不是依照它的意愿进行,其实决定一款产品是否成为爆品在其诞生那一刻就决定了,他们就像坐在同一考场的考生,虽然现在看来他们的社会地位一样,但他们本质上有着区别,它们只是在等着一场大考的降临,如同筛子般,那些糟糠会被打入到排名的底层,有个有趣的逻辑是:在筛子出现之前,糟糠实质上已经在底部了,这是由它的本质决定的,产品也是一样的道理,那些定位肤浅,或者根本就有严重差池的产品,上线还是不上,上市还是不上,其本质都是一样,均不可抱有妄念,企图命运的眷顾。

长尾理论部分读者可能认真研读过,安德森通过这个理论颠覆了人们对二八法则的认知,通常我们认为二八法则无处不在,体现在各个领域,比如市场上卖的好的产品,只是其定位一样的产品之中的百分之二十,比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中,而一个实体书店要盈利也只能靠它数目的百分之二十来实现,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随着经济转型,文明迭代的觥筹交错之间,二八法则的天平正发生着巨大的转变,那就是长尾的逆袭,长尾不像一条理论,更像一条法则那样,拯救了无数曾不受眷顾的产品。那些曾被划入数字“八”的产品,财富开始向数字“二”的行列涌入。长尾效应确实发生着,而且在向更广阔的领域迈进。

刚才谈到普通美和意识美,这里再加强一些观点的认识,普通美和意识美的真正区别在哪里?不是体现在用户体验的差距,而是定位,一款产品可能有很多需求,但定位只有一个,你可能和需求打交道很久,定位似乎是高层们做的事情,其实定位掌握在产品经理的手中,产品人完全有能力通过制定一个个需求,改变一个个需求,砍掉一个个需求让定位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甚至让这变化放大到面目全非的地步。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