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22 21:58 我要评论(0)

好家伙,你赶上了 B 站这趟车

编者按:

每当人们说“你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我们那儿的人不会这么干”的时候,他们在以地域划分不同的人。如今大家都跑到了网上,地域变成了“社区”,也在形成一定的特征。好奇心日报想探索的是互联网不同社区的鲜明地域特征是什么样的。从内部看,这里有突出的性格和流行语言,从外部看,则可能出现常说的鄙视链。这系列文章属于“好奇心人类学”的一部分,将定期推出。

我们来到了 B 站( bilibili 弹幕视频网的缩写)。

一度,这里的确是个未知的世界,和大众文化保持距离,偏居一隅。

这里是特别的。也只有少数人会对它产生兴趣。这个世界起初没有迎来“吉普赛人”,没人前来兜售一个由陈规旧律和世事变迁构成的外部世界。

但现在,当我们拿起人类学的放大镜和迟到的敏锐进入这个旧日“孤岛”时,它已经变得易于进入了。它就像《百年孤独》里通上火车的小镇马孔多,没人记得,第一列火车是什么时候开通的,但人们多多少少清楚,一些有决策权力的人主导了铁路的修建。

B 站的活跃用户在 2014 年 7 月超过了 3000 万,这个数字接近“人人网”赴美上市前的活跃用户数。超过四分之三的 B 站用户在 24 岁以下。不过,年龄区间的高度集中仍然不能保证这里的纯粹性。

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

外来人口飞快地学会了当地的语言,其中的一些常住下来,另一些则把它们带往岛外,尽管他们还没有习得最纯正的口音,对语言背后的隐喻更是一知半解,但这并不妨碍将其塑造成生意场上动听的新行话。

穿行在二手消费市场上时,观察者很容易受到欢迎,但我们打算走得更深一点。

在多数人并不了解的 ACG (动画、漫画、游戏)文化浸染下,B 站的深度用户被发现带着一些成其所是的幽默“怪癖”。他们有的拒接了电话采访,却细心地回复邮件;大多谢绝了使用真名,却保证据实作答;对话刚一开场就开始发送网络表情;其中的几个会更加偏爱 QQ 对话,“因为微信是父辈用的”。

光是接受采访,他们可能都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不少人原本并没有告诉过身边人自己在使用 B 站,即使用的是网名,也仍有担忧。这完全可以理解。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愿意成为导游,对从火车上涌下的新奇乘客甚至心存抱怨。其中的一些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可能会在不久之后就抽身离开。

这听起来也像是在说,好家伙,你们赶上了这趟车。

一群少年聚集到了 B 站,据说他们是二次元来的

兔丸谢绝使用真名,却还是向我们说了些“黑历史”。

《叛逆的鲁路修 R2 》第二季女主角夏利死的那会儿,正在读大学的兔丸在人人网上写了篇影评。影评的原委是自己很受感动。但悉心制造的气氛很快被现实世界里的朋友打破了,他留言说兔丸“真是一个纯真的小姑娘”。

在这群少年身上,这类平常言语的伤害点数时常出乎意料。兔丸没有注销人人网,去有意将它降格为真实世界社交的工具,反正她在这里的大多数朋友不看动画不知剧情,只是对另一个世界急切地指指点点。

但临走前,兔丸还是搜索了一众动画《黑塔利亚》同好,把他们从人人网上抽离加进了一个 QQ 小组。这里足够隐秘,再不会有人在谈论动画时,摆出一副大人模样,把明星八卦、军事枪炮、文史哲这类“奇怪”的东西混进来。

B站到底是个怎样的网站?

身边“大人”的数量从高中开始就日益增多,他们纷纷从《美少女战士》、《七龙珠》、《魔法少女樱》走出来,但兔丸发现自己还是“沉迷”在动画里。成为这样一个“异类”,有 Facebook、豆瓣、人人网、新浪微博、百度贴吧和 QQ 可以藏身,兔丸一度以为,大概不该要求更多。

和兔丸差不多的是 DQ,她曾就职于外企、广告公司,从高中就开始参加动漫社,最后在奥飞动漫旗下的“有妖气”落脚。

假如套一个颇有仪式感的说法,兔丸和 DQ 都在等着一个世界的出现,那里专门为 ACG 文化打造,不会被非议或者遭遇尴尬,可以友善交流,找到同好,不要太封闭,但也别乱。

没过多久,B 站出现了。

那是 2010 年,刚刚由 Mikufans 更名为 bilibili 弹幕视频网的 B 站组织当时知名的 UP 主(“视频发布者”的简称)制作了一个春节拜年视频,这个被称为二次元“春晚”的活动让它有了点知名度,而更多的 ACG 爱好者也因为俗称“新番”的动画、漫画连载聚拢,并从另一个 ACG 弹幕网站 A 站上迁徙而来。

UP 主们像熟知路线的“老司机”,除了从 YouTube、日本弹幕视频网站 Niconico 上“搬运”资源,他们也在重新创造了新的 ACG 文化。

在“知乎”上被称为入门二次元必看的 UP 主“虐猫狂人薛定谔”就是如此,他习惯于右键保存微博图片,并将它们编辑制作成系列“微博上各种不科学的图”。“B 站和微博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有很强烈的圈子氛围,更像是一个同好交流的平台。”他说道。对 B 站的认同转化成了排他,“虐猫狂人薛定谔”再没有把这些视频发布到其他平台了。当兔丸、DQ 、“虐猫狂人薛定谔”们聚集到 B 站,数量大到形成了一个群体时,这里终于也作为 ACG 地标被人们频繁地提起。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