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挤完了泡沫 资本的春天会来吗?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25 12:16 我要评论(0)

注:本文来自博客天下,由蓝驰创投向媒体创业Club推荐

文/李天波

投资人陈维广2015年末给自己放了10天假,跟家人过了几天没有项目和报表的日子。在创投圈竞争白热化的这两年,他这是第一次。

来华8年,2015年是陈维广带领蓝驰创投在中国收获最多的一年,之前投的一些项目陆续成功退出或上市,新投资的20个早期项目中,一大半顺利融到新一轮资金,其他几个也在接洽当中。“没有一个死掉的。”

投资人陈维广

他给自己和团队过去一年的成绩打了90分。近几个月,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两件事:募集人民币基金、拆VIE(可变利益实体)接自己投资的一些境外项目回国来。“资本泡沫逐渐摊平,2016年下半年会是创投圈的春天。”陈维广判断,经历了小半年的资本泡沫,不好的项目基本已经全部死掉,剩下的好项目会快速带动资本市常

他打算尽快让自己投资的一部分项目回国上市,享受这个春天的红利。

越有钱的基金越吆喝寒冬

陈维广休假前,一位富商拎着两个A3纸大小的布袋前来拜访,一上来就拉开两个袋子的拉链,里面一沓一沓的人民币,跟他说,陈总,你看能不能让我也参与点儿投资,这些都给你。

陈维广以需求不适合婉拒。当时,陈维广正在募集人民币基金,时不时有一些高净值的朋友主动找来,希望可以参与。

陈维广回忆,在募集人民币基金的这几个月,也会有个别投资人因为二级市场受挫,把投资额度从答应好的1亿元人民币降到5000万元人民币,或者不了了之,但总体上,找他的人更多。而且,对方很少会要求多少年内有所回报或者回报率是多少。

对于过去半年资本市场的沉寂,他觉得只是资本市场回调的正常表现,“从高烧到退烧的一个过程,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资本寒冬。”他对此早有预判,“到2015年年底,大约有七成完成天使轮和A轮融资的创业者无法继续向外部融资,很可能因为融资不力夭折在创业道路上。”

当时是2015年3月,科技公司A轮融资的门槛已经提高到4000万美元,比正常一两千万美元高出两倍多的价格,B轮也从三四千万美元涨到了8000万美元以上。

融资额度的提升让陈维广有所警惕,“以赚钱标准看,风险投资人奉行的投资原则无非是买低卖高。投10个项目,每个项目的A轮都是四五千万美元的融资,这就是条警戒线,因为买进的价格太高了。而且,此前投入A轮的价格与这家科技公司继续融B轮的价格没什么差异,甚至融不到钱,这时候就要非常小心了。”

谨慎起见,4月份他在蓝驰的CEO微信群里强调,“广积粮、过寒冬”。但回顾这场资本泡沫,陈维广发现,资本市场总体还是资金充足的,只是对投资更为谨慎了,好项目并没受到太大影响,依然很受追捧。

“真正的寒冬是投资人都没钱可投了。”作为PayPal的第一个机构投资人,陈维广曾经历2001年华尔街的资本泡沫,纳斯达克指数一路狂跌到1000多点。当时他手里的几个好项目没人搭理,他尝试给其他投资人打电话寻求帮助,但对方的回应基本都是自顾不暇,“也没钱了”。实在没办法,股东和投资人只能坐下来商量,把自己剩余的钱拿出来,支持项目继续运转。硅谷投资界为此产生了一个新词——inside finance(内部融资)。

但2015年后半年的中国资本市场,资本方一直粮弹充足。专职做兼职招聘的探鹿CEO周文华对此深有体会,作为创业12年的老兵,他曾经历2011年电商泡沫引发的资本寒冬。当时他做中劳网,谈好的投资人到年底突然都没回应了,打电话过去,对方都很为难地解释,没钱了,手里的项目都做不过来。而他一个合作伙伴的项目,用户数据量、使用频率等各方面都已经有非常好的市场表现,最终还是因为资金断裂夭折了。“那才是真的寒冬,是真的可惜。”

采访前一个月,探鹿刚融完A轮资,前后谈判历经一个多月。周文华感觉这次融资难度有所提升,但总体还是比较顺利,“算不上寒冬。”

“在这场所谓寒冬的风声里,周文华觉得投资人也在推波助澜,“越有钱的基金越吆喝寒冬,天天喊着寒冬,天天还在投,越喊市场越恐慌。””

唱吧CEO陈华有同样的体会。他发现,在恐慌情绪里,首先退出的是那些还不太成熟的投资机构或者小基金。2015年上半年,一些新成立的投资机构疯狂扫荡项目,往往一个不错的项目,一旦得到某个知名投资机构的认可,到新成立的投资机构那里就会有20%到30%的涨幅。“这些机构的投资人不大懂,跟风,一听有利好,就疯抢,一听寒冬,都不动了。”陈华留意到,随着这些“不专业的投资机构”的短暂退出,好项目都流向了知名投资机构,而且“价位低了很多”。

“投资都这样,能更低的价格买入就更低。”按照陈维广的估算,他手里的好项目在这场融资里普遍都有20%-30%的缩水。“对大的、知名的投资机构来说,现在一定是春天,适合收割。”陈华分析。

能活下来的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周文华最近刚刚启动B轮投资,几乎每天都会有投资人主动找他。在兼职这个细分领域,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企业越来越受关注,从融资到招聘都简单了很多,“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

在“寒冬”之前,周文华常常为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竞争对手苦恼,一会儿上海突然出现一家用户量百万的APP,一会儿杭州冒出一家日用户量数十万激增的公司。融资现场也变成了“讲故事的地方”。有一个创业团队,一上去就讲美国35%是自由劳动力,这个产业链连接求职者和雇主,未来围绕这些人做大数据、做金融、做服务,做兼职闭环加金融分期闭环。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