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政:央行征信中心定位需主管机构给予关注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26 09:38 我要评论(0)

文/温泉

对于央行征信中心的定位以及未来影响,1月30日,科技对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中国社会转型期居民信用管理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研究”首席专家章政教授进行了专访。

章政认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数据应当公开,隐私保护固然重要,但不能成为不公开的理由。今后应该是分步骤、有限制的公开,例如向提供公共服务的持牌征信机构公开等。为此,央行征信中心的定位非常关键,它一方面影响经济成本,一方面影响政策导向,需要主管机构给予关注。

章政强调,央行征信中心转向市场化,如果处置不当,等于是承认和认可了可以以垄断方式公开金融信用信息,这可能会引发其他公共机构的效仿,会加剧信息孤岛的形成,使得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成本上升。

以下为采访全文:

科技:2015年11月28日,财新报道,央行征信中心转向市场化,这与《征信业管理条例》对它的定位不同。央行征信中心的职责是建设、运行和维护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而在《征信业管理条例》当中,规定履行这个职责的机构“不以营利为目的”。您如何看待央行征信中心这个角色的转换?当时《征信业管理条例》制定时,为什么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

章政:先要弄清楚这个市场化是上海资信(公司)的市场化、还是央行征信中心的市场化。如果是上海资信的市场化,问题不大;如果是央行征信中心的市场化,其中的问题就值得注意了。

如果是前者,上海资信本来就是央行征信中心控股的公司,本来就是市场化的企业,应该不成问题。但需要注意的是,上海资信不能专享查看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信息的权利,应该给予其他同类机构同样的权利,上海资信如果独有查询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权利,成为央行征信中心的“平台公司”或“隧道公司”,将可能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如果是央行征信中心直接市场化,这个问题就值得讨论了。

央行征信中心收集的信息覆盖了全国超过8亿的自然人和超过2000万家企业,它是通过行政力量要求全国商业银行向它报送数据,它负责建设、运行和维护的全国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是国家财政拨款建设的一个基础项目。因此,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不是央行的私有财产。

央行征信中心可以据此对外提供征信服务,但性质属于公共服务,它有以下三个特点:第一,非商品性,就是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不是商品、不能用来营利;第二,非排他性,就是服务对象不能只是一家,这是公共产品属性决定的,如果有人依法需要,它就得提供;第三,隐私保护性,就是在提供过程中必须遵循对市场主体隐私保护的有关规定。

其中,非商品性、排他性要求的是公开,隐私保护性强调的是保密,二者之间表面上看是有矛盾的。因此,如何处理好二者的矛盾,是我们今天谈的问题的核心。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当中的信息属于公共资源,需要向社会公开,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其中的一些个体信息涉及隐私权,需要保密,这是二者需要平衡的地方。换句话说,公开不能成为侵犯隐私权的借口,隐私保护也不能成为妨碍公开的理由。

从工作层面看,在制定《征信业管理条例》时,对央行征信中心能不能收费的问题当时就有争论。对此,《征信业管理条例》并没有梳理清楚,即既规定它是非营利的,又允许它适当收费,当时就留下了这个矛盾。

央行征信中心这么多年一直没公开数据,隐私保护一直是它的重要理由。但是,应当看到,隐私保护与公开在制度上不是对立的,因为任何公开都不是无限制和无条件的,向征信服务机构公开就是有限公开的一种,关键在于公开的方式和制度设计。

科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是否看到了央行征信中心有必须转向市场化的必要?

章政: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数据是否应该公开和如何公开是两个问题,先说第一个问题,是否应该公开。我们认为,公开是必要的,原因如下:

第一,2014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要求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步伐,到2020年初步实现我国商务诚信、社会诚信、政府诚信和司法公信的建设目标,有步骤、有条件地公开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信息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需要。

第二,中国的征信行业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发展至今,经历了20多年,但至今信用行业和市场发育依然缓慢,这与我国的信用信息公开不充分有密切关系,如何加快信用信息的公开、共享,是促进我国信用行业发展的需要。

第三,随着我国市场改革的不断深入,接下来需要更多样化的信用产品和信用服务企业。以个人信用报告为例,现在只有央行征信中心一家可以出个人信用报告,这是远远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机构和企业只有等待政府信息开放,这是一种巨大的资源的浪费。

因此,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数据应当公开。下面再说说“以什么形式公开”。

如果以市场化的方式直接公开,问题在哪?毋须讳言,工商、税务、海关、消协等掌握的各种信息是不是都可以以市场化的方式直接公开,如果都以这样的方式公开,势必就形成一个个的平台公司,这会导致很难分享数据,加剧“信息孤岛”的形成。

如果市场化的方法行不通,应当以什么样的方式开放信息?我们认为,应该是由既非政府也非征信企业的“社会第三方”来运营比较妥当。之所以要非政府机构,因为政府运营会带来效率低下;之所以要非征信企业,因为把公共平台交给某一个征信企业会,造成新的市场垄断。

可见,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当中的信息不公开不利于其价值发挥,央行直接用市场化的方式公开会带来种种弊端,结果只有走第三条道路。这个“社会第三方”,央行征信中心如果自己愿意做,不妨可以探索运行,如果不愿意做,不妨交给一个社会公益组织来运营。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