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美丽说合并 人事优化隐忧渐显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3-07 08:48 我要评论(0)

作者: 李静

2月26日,与蘑菇街合并后的美丽说被曝出即将进行一定规模的裁员。

此时距离美丽说与蘑菇街的合并仅四十余天, 虽然蘑菇街方面否认“裁员”一说,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彼时蘑菇街和美丽说按估值比例2∶1进行合并,并由蘑菇街创始人陈琪担任新公司CEO,那么美丽说员工将面临裁员问题便不言而喻。

著名战略管理专家姜汝祥认为:“真正问题不在于并购,而在于业务模式有问题。”

业内分析,蘑美此次裁员风波背后或凸显市场增长乏力,公司业务模式、盈利状况存疑等难题。

必然的“裁员”风波

有消息称,美丽说此次裁员波及的人数可能高达数百人,涉及技术、市尝运营、行政和风控等多个部门。在社交媒体上有美丽说内部员工爆料称,美丽说此次裁员人数达600多人。

对上述消息美丽说方面未作回应,蘑菇街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现在确实在进行人员调整。因为业务调整一些原来在杭州工作的同事需要迁到北京工作,也有小部分在北京工作的同事需要迁到杭州工作。”对于传闻达数百人的裁员人数,上述负责人予以否认,并表示“可能只有个别现象的离职”。

据悉,蘑菇街美丽说合并后仍保持双品牌战略,二者的产品和品牌定位已经进行了调整,用户更年轻的蘑菇街将目标用户定位于大学生和职场新人,美丽说将主要关注女性白领阶层。

在蘑美的并购案中,整个交易以完全换股的方式完成,蘑菇街和美丽说按2:1对价达成合并。这一合并方案打破了此前互联网合并领域的“六四法则”,2:1的对价意味着蘑美的合作建立在“七三开”基础上,蘑菇街占据优势地位。

“在并购体系里两者的地位一定是不均等的,处于优势的公司会占主角,处于劣势的公司则会出局。” 姜汝祥告诉本报记者,“公司并购后一定会让优势公司成为主导,优势公司员工会在新公司的管理职位等方面占据主动地位,处于劣势的公司员工可能就要离开。这不仅仅是权力的需要,更是公司组织结构的需要。”

此外,在蘑美的并购中没有使用“联席CEO”这样的过渡政策。

虽然“联席CEO”制常被称为“遮羞布”,但某种意义上对处于弱势地位公司的员工能有一些稳定作用。新公司直接摈弃“联席CEO”,再次印证了蘑美的并购很大程度上是迫于资本的压力,且美丽说处于劣势地位。“二者商业模式、业务范围都具有很高的相似性,就预示着蘑菇街与美丽说很难采用双CEO制。”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薛胜文对本报记者表示:“合并时徐易容被宣告出局表明美丽说地位的相对弱势,这使得一些美丽说员工主动或被动地离开新公司。”

电商观察赵振营对本报记者表示,合并后最怕的是两拨人马的内斗损耗,徐易容的早离是一件好事。团队里的一些人不适应当前从事的工作,离开也不一定是坏事。

姜汝祥则认为,美丽说裁员与徐易容出局没有太大关系,“两家公司合并后,如果市场不是在扩大的话,肯定会裁员。”

合并背后显隐忧

2015年开始整个互联网的竞争开始走向合并。资本寒冬资本市场渐趋理性的环境下,不仅一线行业的一二名公司开始合并,甚至二三线的一二名、三四名、四五名也逐渐加入合并的大潮。蘑菇街美丽说的牵手就是不大不小的公司并购的典型案例,虽然成功牵手,可裁员风波背后不仅反映合并整合难题,也凸显市场增长乏力,公司业务模式、盈利能力堪忧等问题。

在姜汝祥看来,目前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并没有盈利能力,虽然并购可以扩大市场份额,但两家公司融合成一家就很难,“从全世界的并购案例来看,成功的例子非常少。”姜汝祥表示。

据介绍,从国际惯例来看,合并后的融合期通常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文化上和目标的统一,找到共同点或者更远的目标;第二个阶段是打造企业的竞争力,通过业务的统一对第一阶段的文化和目标的统一进行深化;第三个阶段是彻底全面的融合,打掉边界,实现一个公司的概念而不是两个公司的概念。“两家性格迥异的公司,在整合中的第二个阶段和第三个阶段很容易出问题。”

2013年以前蘑菇街和美丽说都是依托淘宝生态起家的导购网站,2013年被淘宝封杀后,又都将目标锁定在女性垂直电商细分市场,进行转型。蘑菇街围绕“社交+电商”模式不断优化升级,美丽说转型C2C垂直电商开发出女性时尚垂直电商交易系统,搭建自己的电商交易平台。细究下可以发现,二者无论从地域、文化、业务模式还是做业务的方式、处理业务的细节都存在不小的差异,这些对于合并后的新公司无异于巨大的挑战。

但是如姜汝祥所言,蘑美合并后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合并本身,而在于业务模式有问题。

“从市场份额来看,尽管蘑菇街美丽说是女性综合电商行业的领导者,但是在整个电商市场中的份额却微乎其微。”薛胜文告诉记者。

此外,从蘑菇街美丽说的业务模式来看,二者只是过渡阶段的产品,盈利能力堪忧。

姜汝祥分析,现在整个大的电商是往移动电商走,蘑菇街美丽说本质上讲是基于淘宝PC平台电商诞生的过渡产品,本身并不是特别好的业务模式。

赵振营向记者解释道,2013年以前蘑菇街和美丽说都做导购,淘宝商家以高于商品本身价值的价格来采购这两家企业的流量,获取淘宝站内免费流量求得平衡,其实质是淘宝在补贴这两家公司,两家公司过得很滋润,盈利状况非常不错。但是后来淘宝发现了这个秘密,并断掉合作,蘑菇街美丽说不得不自己做电商。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