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女主播:虚荣之下的精神空虚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3-24 08:59 我要评论(0)

下播前,北酱会朝摄像头做出心形手势,对着麦克风发出“biubiubiu”的配音,用“心形光波”祝观众晚安

法制晚报讯(记者 蒲晓旭)作为中国互联网爆发的时代产物,风起云涌的网络直播降低了“走红”的门槛,让众多“草根”有了一夜成名的可能。但又因缺乏行业准则,直播江湖草莽丛生。“网络主播”这一本属中性的词汇,也因此而蒙受污名。

对于主播而言,无论线上受到多少追捧抑或日进斗金,他们都无法切断与现实生活的联系。疏于友情、精神空虚,是不少人气主播所处的现实困境,且总有一个困惑横亘在他们面前:在这个新人辈出的江湖,这条路还能走多久?

《法制晚报》记者从当下近20万名网络主播中,采访了早、中、新不同时代的三位主播,试图以她们的故事,管窥中国当下网络直播生态的一隅。

直播现场 弹琴不露脸 观众能坐满鸟巢三分之一

晚8点的苏州,北酱在卧室登录了“熊猫TV”的直播间,开启了当晚4小时的网络直播。此时,已有近百位观众在线等待。

这位24岁的女生拥有逾15万粉丝,系统显示的在线观众常在3万人以上,人数足以坐满三分之一个鸟巢。某些特定时刻,观众数会飙至16万,相当于鸟巢和北京工人体育场的观众总和。

“晚上好”,北酱对着摄像头和麦克风与观众打招呼。让她略感意外的是,尚未开播就有粉丝送上了数千元的礼物。赠送虚拟礼物,是观众给主播打赏的方式。礼物按照等级,从几毛钱至上千元不等。主播收到礼物,再按一定比例与平台分成。除去底薪,这是签约主播们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一台电脑,一架电钢琴,一支带伸缩架的麦克风和一个摄像头,是北酱直播的所有设备。摄像头刚好拍到她面前的钢琴及肩部以下的双手,对角的白炽灯光在凹凸的琴键上漫射,显得跃于琴键之上的双手白皙、细嫩。一个魔方和几只毛绒玩具分别被放置在钢琴边缘和她背后的床头,画面随之活泼起来——显然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

以当晚最先打赏的观众所点的《演员》开始,北酱前后弹奏了39支流行音乐的钢琴曲,其间穿插了几轮串烧。对熟悉的曲目,她会自弹自唱。晚9点过后,观众逐渐增多。作为观众与主播交流的方式,即时弹幕一度遮住了直播画面。在北酱的直播间,几乎每天都有人要求“露个脸呗”。

不露脸,源于北酱早期对直播角度的考量。在她看来,只有这种角度,弹琴的手才最好看。而这种不拼颜值的直播,也暗合了她想做一档纯粹音乐节目的心理,风格索性固定下来。北酱的双手在琴键上飞舞,双眼盯着弹幕,不时念出打赏观众的ID并致谢。

有趣的一幕发生在晚10点。统一写着“若风大军前来提亲”的弹幕,突然齐刷刷地遮蔽了整个直播画面,并持续十秒之久。原来,同为网络主播的著名游戏解说、前英雄联盟明星选手“若风”进入了北酱的直播间。大批粉丝紧随其后,并刷弹幕开起了二人的玩笑。

个人收入 每月要直播25场 每场进账数千元

直播在零点后渐近尾声,在表演完保留节目——对着摄像头做出伴有“biubiubiu”音效的心形手势,向观众发送“心形光波”并祝晚安之后,北酱下了线。此时她已在摄像头前坐了4个小时,白天她还上了6节钢琴课。

下播的北酱并不急于入睡,结束忙碌的凌晨常伴有某种压力释放后的亢奋。在吃过零食又玩了会手机之后,她才缓缓睡去,一觉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之后进入新一天的教琴和直播的轮回。她每月通常要进行约25场直播,平均每场会有数千元的收入。“即便是在平台的娱乐频道里,我也不算大主播。”尽管线上受到万千追捧,北酱仍试图在生活中保持清醒和自持。

月初,她在直播平台结算了上月五位数的薪酬,这在动辄月入六七位数的直播圈并不起眼,却是她做钢琴老师薪水的十倍。母亲生日在即,她用这笔钱选购了一对彩金耳钉作为礼物,庆生晚餐也定为法国菜。这是她首次品尝法国大餐。

进入圈子 从游戏直播做起 名人捧场带动人气

2012年从四川音乐学院毕业那会,北酱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主播。

这个山东姑娘自幼习琴,初中过了钢琴十级,之后考入四川音乐学院主修音乐教育,毕业后按部就班地成为苏州一家琴行的钢琴老师。尽管中学时她每晚守着收音机梦想成为一名电台主播,但按照她毕业后的人生轨迹,这个想法似乎只能封存于记忆,遥不可及。

2014年末,这个爱打游戏的女生在朋友的推荐下,偶然做起了小游戏直播。“当时觉得和电台主播一样不露脸,只是比电台多了个画面。”北酱回忆,后来随着搭档离开,游戏直播暂告一个段落。

后来她想到了自己的专长,在购置了一台电钢琴后,北酱开始在网上展示琴技。在她正式直播的第二天,平台CEO王思聪登录了她的直播间,随王而来的观众纷纷留意到这个弹琴而不露脸的女生,并点下了关注。除了平台老总,电竞明星若风的频频“串门”,也为她带来了不少人气,由此完成了征战直播江湖的初始积累。对于俩人的帮助,北酱至今念念不忘。

时至今日,她的粉丝数仍以每天成百上千的速度增长。她隐隐有些担心,线上的过于火爆,会挤压自己现实的空间。

降低走红起点 众多草根各展所长

曾一度迷恋游戏的风小筝,也通过直播实现了梦想。在2012年成为网络主播之前,风小筝是令父母发愁、前途渺茫的网瘾少女。

按照家人的规划,这个自幼喜欢唱歌,从小在学校活动中担任主持,在县里参加歌唱比赛频频获奖的女生,理应奔着音乐学院而去。但她高中时突然变得叛逆并沉迷于网络,成绩一落千丈。音乐之路似乎渐行渐远。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