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在这场反恐战争里都在做些什么?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3-27 21:31 我要评论(0)

可以说,今天美国情报机构所依赖的大数据反恐,就是一群在办公室打 Xbox、骑自行车的硅谷自由派做出来的。

3 月 22 日早上 7 点 58 分,比利时青年卜拉欣·埃尔-巴克拉伊(Ibrahim el-Bakraoui)和一位身份不明的恐怖分子在布鲁塞尔机场国际出发大厅先后引爆了随身携带的炸弹。

间隔 37 秒的两次爆炸炸碎了航站楼的玻璃,造成 10 人死亡,上百人受伤。

9 点 11 分,布鲁塞尔市的马尔比克(Maelbeek)地铁站内,卜拉欣的兄弟哈立德·埃尔-巴克拉伊(Khalid el-Bakraoui)引爆另一枚炸弹。爆炸发生在一列正在出站的地铁上,造成 20 人死亡, 106 人受伤。

除了这三个自杀式袭击者以外,比利时警方还确认在机场和地铁站至少各有一名嫌犯逃脱。

事件发生后,所谓“伊斯兰国”在关联媒体Amaq 新闻社上发表声明,宣称是“伊斯兰国”的“战士”制造了袭击事件,而那些与伊斯兰国作对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恐怖袭击之后,在街头执勤的布鲁塞尔警察。图片版权:Philippe Huguen/AFP/Getty Images

而在此事件发生前,警方已经掌握了一些蛛丝马迹。

本次实施自杀式爆炸的埃尔-巴克拉伊兄弟二人都有刑事案底,卜拉欣更在 2015 年 6 月被土耳其警方逮捕。而袭击前一天,比利时警方刚突袭了哈立德在布鲁塞尔租住的房间,并在房间里发现了萨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Salah Abdeslam)的指纹。

在事件前一周,作为 2015 年 11 月巴黎恐怖袭击案唯一幸存的主要嫌犯萨拉赫刚被比利时警方击伤后逮捕。

说起政府搜集情报,民众一般都会觉得,在现在这个信息世界里,政府简直无孔不入。电话、邮件、窃听、摄像监控,好像任何秘密都不存在。

但事实证明,这些线索没有帮助执法部门阻止恐怖袭击案的发生。

恐怖分子比你小心多了

早在爱德华·斯诺登还在上学的 2000 年代初,情报机构监听一切就不再是秘密了。

用 2001 年美国《60 分钟》报道里的话来说,那个代号 Echelon 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计划早就能够监听“全世界几乎每一通电子谈话”。同一年,欧洲议会的报告也提到,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例行监听就已经覆盖了“整个欧洲范围内几乎所有的邮件、电话和传真。”

十多年之后,斯诺登捅出的“棱镜”计划又一次让人惊呼,政府是多么无处不在。可是,恐怖分子们从来也没有忘记这件事。

德国街头游行抗议“棱镜”计划的民众戴着美国陆军上等兵布拉德利·爱德华·曼宁和爱德华·斯诺登的面具。图片来源:Flickr

去年 11 月巴黎袭击后,当地警方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部白色三星手机,这台归属地是比利时的手机袭击前一天才刚刚开通,唯一的通话记录也身份不明。其他发现的手机也都一样,启用时间最短的甚至只有几分钟。而在所有被发现的一次性手机上,一丁点上网记录和个人信息都没有。

同时,巴黎袭击案中也有人质发现,恐怖分子在和警察对峙时,使用的电脑“只有一行行像代码一样的线,没有图片、没有网页。”恐怖分子们可能在使用某种专用的加密软件。

作为普通公民,你可能会权衡一下微信和 Telegram 哪个更私密,但恐怖分子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实际上,恐怖分子们对现代科技的恐惧就发展到了“臆想” 的程度。

2008 年,拿过两次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战地记者大卫·罗德(David Rohde)在阿富汗被塔利班武装绑架。他逃脱后出版的回忆著作《一根绳子,一次祈祷》(A Rope and A Prayer)中写道,每当远方有无人机飞过,看守他的塔利班都会把他赶进屋子,因为守卫们相信无人机能从几千米外认出他的脸。

美国空军 MQ-9“ 收割者”无人机,图片来源:USAF

塔利班、基地、伊斯兰国常被描绘成住在洞里,抱着 AK 步枪和 RPG 火箭弹和美军对抗的野人。但这些恐惧现代科技的人却不原始,他们熟悉现代科技

比如罗德的绑架者就通过 Google 分析他的重要程度来设定赎金——他们找到 1990 年代罗德在波黑内战时被绑架时的新闻报道,对比了当年协助解救罗德的一位美国外交官的信息,从而判定罗德是一条大鱼。

至于伊斯兰国,它通过社交网络布道非常之成功,促使美国国防部开发专用软件追踪那些不断冒出的新账号。

恐怖分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恐怖分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们可以假设一种情景。

恐怖分子 A 参与恐怖袭击后被击毙,他弟弟 B 的名下的手机记录的地理位置显示,他曾进入 C 所开的小便利店。

而另外两个情报机构分别发现恐怖分子 D 和恐怖分子 E 都在不同时间去过 C 的店。

一个潜在的恐怖分子碰头地点就被盯上了。听上去很容易,但当情报来自不同机构、并且所有这些人都没有直接联系的时候,靠人是不太可能注意到 C 的存在——只有当数据聚集在一起,由计算机算法自动寻找信息的时候,蛛丝马迹才可能被找到。

美国政府曾尝试这么做。

911 事件之后,曾在里根政府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前海军少将约翰·波因德克斯特(John Poindexter)主导启动了名为 TIA(Total Information Awareness,情报全知)的项目,希望通过将传统情报数字化,便于计算机建立大数据分析。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