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华尔街沉浮六年,一名交易员如何引爆金融?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3-31 14:21 我要评论(0)

文_本刊记者王博 编辑_马吉英 摄影_邓攀

上台后,张鹏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满怀深情地做了一个诗朗诵。纸上的诗是他自己为公司成立一周年写的,名字是《致中子星》。现场员工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老板还是一位文学青年。

70后的张鹏是中子星优财创始人。华尔街交易员六年沉浮,看尽了资本的繁华与冷漠,厌倦了枯燥的生活,2012年张鹏选择回国创业。他先后创办三家公司,失败一家、放弃5亿传统业务、两换CTO

而他最终给自己的定位是中产阶层的财富买手和资产搭配师。

据福布斯统计,截至2015年,中国大众富裕阶层 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万-600万元的中产阶层群体人数已达1528.2万人。其中,国际资产配置、基金、房产投资成为主流。2015年,国务院提出《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业内普遍认为,这一政策让互联网金融告别野蛮生长,开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黄金时代。

现在,成立一年的中子星共发布超过20只产品,总管理资金约17.5亿元。作为掌门人,张鹏也活活把自己的性格从内向逼成了外放。以前他是只盯报表、看大盘、对投资人负责的基金经理,但现在他是对全公司的业务、管理、人才负责的大管家。

跟一般创业者截然不同的是,作为企业家二代,张鹏从小就有近距离观摩企业管理和成长的优势,因此,他对浮躁的创业现象有了些天然的抵抗能力。他从不看网上心灵鸡汤似的创业宝典,却经常读德鲁克,读《基业长青》。

如果沿着原来的路走,他很可能成为有技术积累的陈宏超 深圳精英投资管理公司的1号人物,曾在四个月内让管理的15亿元增值到25亿元。但是,这与他在华尔街做交易员又有多少区别呢?

厌倦华尔街

推开瑞士信贷银行的大门,长长的走廊如同一条时光隧道,挂满了这家公司从创始人到各届掌门人的肖像画,一路走过去,仿佛读书时看到的华丽的资本故事重现眼前,充满了历史沉淀。

2006年,张鹏的华尔街生涯由此开启。他是一个对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在中国科技大学读完统计学后,张鹏在2000年出国深造,拿到了会计学硕士学位。

2002年赶上美国经济危机,工作不好找,他又去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统计学博士。但当他出现在瑞士信贷银行面试官面前时,跟专业能力相比,对方对他沉稳的性格更为欣赏。

面试官曾经这样评价张鹏, 怎么刺激他,也语速平缓、波澜不惊。能来面试的都是聪明人,我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后,突然用过难的问题去刺激他们,他们大都会特别激烈地反驳,我们称这为过度反应。这种人往往喜欢展现自己,在实际工作中为了赚钱,能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而交易员正直、坦荡更重要。

就这样,张鹏靠着与年纪不太相符的淡定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offer。业绩好时,张鹏的年薪可以拿到百万美元。

但是,如果在这一行干久了,神秘感就会消失,还会有桎梏、沉闷的感觉。不仅是每天枯燥、固定的与报表、数据、买来卖去打交道,更让张鹏无法容忍的是资本的冷血。

赚钱的时候是狂欢,一旦市场不好,就会立刻裁员。 上午还和我问早安打招呼的兄弟,下午就被立刻通知走人,连办公桌都不能回,在人事那把东西一收,抱个箱子就离开了。 张鹏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蔓延,总资产高达1.5万亿美元的世界两大顶级投行雷曼兄弟和美林相继爆出问题,前者被迫申请破产保护,后者被美国银行收购。张鹏亲眼见到了华尔街由盛转衰的过程,也见过很多人入职时神采奕奕,短短几年头发就白了。他在心里开始问自己, 在这样的文化里,你追求的是什么?几年拿多少钱?才华枯竭后被马上扫地出门,人生的价值是什么呢?

除了内心的不安全感,客观环境也在由热转冷。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出来很多法规,限制金融行业的冒险行为,金融机构不断萎缩。相形之下,中国的追赶者形象越发清晰。

张鹏在沃顿商学院读书时,帮中国证监会的一个培训项目做助教和翻译,跟不少参与培训的中国券商建立了联系。在张鹏的印象里,2007年这些券商去华尔街参观,还是抱着膜拜的心情,但从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的口气变了。到2010年再跟这些券商接触时, 感觉中国已经很好了 。

2012年,他放弃了美国的工作,决定回国做点事情。回国后,有人建议张鹏去做股票配资或者股票社区,但都被他否了。在他看来,这些项目都是随大盘趋势走,不太稳定。张鹏想从老本行量化私募基金做起。

在中子星之前,张鹏先后创办了两家公司,第一家名为信弘天禾资产管理中心,但因团队内部问题不欢而散。 最开始创业,都是哥们义气,大家聚在一起,并没有考虑太多,平均分的股权,而一个企业的发展,是应该根据贡献多少来分的。 张鹏反思道。第二家宽谷奥立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做偏技术型的传统金融业务。

告别传统

大河创投合伙人刘志硕没想到,自己本来是奔着买基金去的,却投了一家公司。

2014年10月,金融客咖啡厅,20多个净值百万以上的投资人,一边吃着简餐一边听着一个年轻人讲量化交易的投资。这个年轻人就是张鹏。

创业者面对投资人,讲到优势时略微张扬才是主流,张鹏却很冷静,逻辑清楚、思维缜密。但是,他也有个缺点,就是越讲越深,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 这是刘志硕对张鹏的第一印象。

刘志硕听了张鹏的量化基金项目很感兴趣,就把张鹏介绍给自己的同事,大河创投另一位合伙人张翊钦。 张翊钦是技术大拿,量化基金一定要看后台的技术,我们第一次和中子星见面就直奔后台数据。中子星的算法和技术的确很牛,功能也全。可是他们的展示设计实在是太烂了。 作为投资人,刘志硕看过很多创业公司,他认为中子星算是 核 很出彩,外包装一定遭人嫌弃的那种。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双11前夕,京东无人机在多地充当配送员

  •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看起来很美?谷歌的AI战略仍难越过这道坎

  •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VR技术不应仅限于当今 可持续性发展很重要

  •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揭秘英特尔VR硬件实验室:与塑造新现实赛跑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