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Google X:如何做出那些疯狂的项目?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2-22 10:10 我要评论(0)

揭秘Google X:如何做出那些疯狂的项目?

编者注:原文来自 Alphabet X(原 Google X 实验室)负责人Astro Teller 在 2016 TED 演讲的摘编。

除了归属 Alphabet 而不是 Google,名字叫做 X 而不是 Google X 以外,这家全球最有价值公司的前沿实验室的使命依旧:改变世界。打破东西。除了次序要颠倒一下。

由 Astro Teller(出生时名为 Eric,但 Teller 后来认为 Astro 更合适自己)领导的 X 刻意接受的那些挑战,似乎更适合呆在科幻小说的页面上,而不是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里。它的第一个项目是无人车,然后是 Google Glass、用气球提供互联网服务的 Project Loon、用风筝发电的 Makani,以及无人机快递服务 Project Wing(若干 X 项目已经学业有成:Google Brain 神经网络现已成为 Google Research 团队的一部分,独立出来从事医疗健康研究的 Verily Life Sciences 正在开发一款源自 X 的智能隐形眼镜,还有一个项目希望能在血流中释放纳米粒子来侦测早期疾病)

Teller 的老板 Sergey Brin 希望 X 能够通过严苛的实验来推动巨大变革(标准是要比现有方法好 10 倍),实验所涉及的不仅仅是比特,还包括原子(换句话说,是会破裂、散架甚至爆炸的真材实料的东西)。哦对了,其目标是要做出能用的东西—并且最终要能实现盈利。正如 Teller 在这篇 2016 TED 演讲摘录中所言,这需要彻底的新方法新发明,远非已经被说滥了的 “快速失败” 所能实现的。正如下面的例子(其中一些还是首次公开)所显示那样,这往往是一种杂乱的技术。

1962年,莱斯大学,肯尼迪告诉了这个国家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在 1970年 以前把一个人送上月球。这就是登月计划。

没人知道这件事是否可行,但他要确保如果事情可行的话要让大家齐心协力来做这件事。伟大的梦想不仅仅是愿景。而是与把它们变成现实的战略结合起来的愿景。

我的运气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可以在一家登月计划工厂工作。

在 X,也就是以前的 Google X,你会发现一位航天工程师跟一位时尚设计师并肩工作,前美军行动指挥官会跟激光专家一起头脑风暴。这些工程师、制造者、发明家要创造出新技术,我们希望这些技术能够对我们的生活方式产生深远影响。我们用登月计划这个词是为了提醒我们要保持愿景远大。要不断梦想。我们用工厂这个词是为了提醒我们,每一个愿景要想实现都要有具体的计划。

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硅谷的炒作机器已经制造了这样一种迷思,好像愿景家们创造未来毫无费力。不要相信这种腔调。登月工厂是个乱糟糟的地方。但是我们的应对不是去避免这种混乱或者假装看不见,而是设法让它变成我们的优势。我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打破东西上面,致力于发现我们是错的。就是这样。这就是秘密。先对问题最困难的部分发起攻击。你要高兴地问,“我们今天打算怎么干掉自己的项目!” 我们发现有一种平衡对我们很有用—让我们放荡不羁的乐观主义充实我们的愿景,然后再用狂热的质疑精神和批判性思维来浇灌,这就是我们让那些愿景接地气的方式。

在此我愿向诸位展示其中的一些项目(石料),其中一些被遗弃在切割室地板,另外一些发现了宝石,至少目前是这样,它们不仅在此过程中活了下来,而且还被这个过程推进了。

揭秘Google X:如何做出那些疯狂的项目?

这就是我们的登月计划蓝图。

我们首先寻找影响全球数百万人的巨大问题。

然后试图提出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一巨大问题

第三,需要找出一些理由来让人相信如此激进的解决方案实际上是可以做出来的。也即应该能够有一线希望让我们可以前进,有一些清晰的首要步骤可以迈出去。

揭秘Google X:如何做出那些疯狂的项目?

去年我们干掉了一个做自动化立体农业的项目。上图显示的是我们培育的一些生菜。在这个星球上 9 个人里面就有 1 个人营养不良,所以显然这方面需要一个登月计划。立体农业的用水量是传统作业的 1/10,占地仅为后者的 1/100,而且种植食物可毗邻消费地,免去了长途运输问题。我们在许多问题上都取得了进展,比如自动收割、高效照明等,但最终由于无法用这种方式培育出谷物、稻米等主要作物,所以我们我们毙掉了这个项目。如果有人做出了矮化品种的稻米,请告诉我们—因为这有可能破解这个难题!

揭秘Google X:如何做出那些疯狂的项目?

这是另一个大问题:为了在全球运送货物,我们在资源和环境破坏方面投入了巨大成本。内陆国家的经济发展由于缺乏运输基础设施而受限。

我们想到了一个激进的解决方案:一种比空气轻、浮力可变的货运飞船。这会让运输成本更接近船只而不是飞机,让碳排放比船只低,运输速度介于不需要道路的船只与飞机之间。这是一个真正的登月计划。

我们想出了一批聪明的技术突破,这些突破组合起来有望以低廉的价格制造这种飞船实现量产。但是我们发现无论量产后这种飞船有多便宜,设计和建造第一艘飞船的研发与材料成本也要接近 2 亿美元。由于 X 是围绕着犯错、学习、然后进行新设计的紧密反馈回环而组织的,2 亿美元才能获得是否走上正轨的第一手资料对我们来说太贵了。如果说一个项目有什么阿喀琉斯之踵的话,我们希望能够事先知道,而不是半路才发现。于是我们又把这个项目干掉了。

就像经常发生的那样,这个项目也可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货船项目让我们开始思考怎么样让东西比空气轻。现在我们正在调研一种新材料,这种材料强度超高但又能漂福这可以改变我们与天空、建筑、交通等的交互方式。所以敬请留意!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哈佛大学用六种“油墨”3D打印出心脏芯片

    哈佛大学用六种“油墨”3D打印出心脏芯片

  • 仅20人的Baobab是如何打造VR影视故事的?

    仅20人的Baobab是如何打造VR影视故事的?

  • 在美扩张受阻?Line的未来是AI和聊天机器人

    在美扩张受阻?Line的未来是AI和聊天机器人

  • Pokemon Go之后 AR的下一个爆款何时到来?

    Pokemon Go之后 AR的下一个爆款何时到来?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