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实验室

解码百度核心:移动的无色墙,AI的无形剑

中国网友有一个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分析和解读互联网巨头们。若干年来大家都养成了习惯,好像不能在网上娓娓道来BAT秘辛,不能在酒桌上来一段互联网思维,就感觉过得空落落的。

但是即使大公司们已经被解析了万亿遍,但在谈论他们时大家还是经常掉进两个陷阱。一个是把大公司想的太简单,好像几万人的组织、数百个项目、几十种岗位都出自一个大脑一个想法;另一个是把大公司想的太复杂,觉得任何风吹草动都是一盘很大的棋,或者一个很深的阴谋。

基于这两种心态,大家很容易陷入一个逻辑的死亡循环:看到了大公司对外传达的某种说法,也不妇科渥橹⒉贰⒄铰愿淳蜕钌蠲牵缓笠坏┓⑾植欢缘牡胤骄涂寄圆蛊笠涤心持植豢筛嫒说拿孛埽蛘弑环⑾至巳砝摺@嗨频幕チ沼泻芏啵热缢担俣鹊囊滴窈诵牡降资且贫故AI

5月19日,百度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百度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225.45亿元人民币,好于市场预期。其中百度移动生态表现亮眼。财报显示,百度智能小程序则帮助用户在百度App中实现了服务闭环,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用户达到3.54亿。经过一年的建设,以百度App为核心,以搜索+信息流为双引擎、百家号+智能小程序+托管页为三支柱的移动生态布局已经全面搭建完成。分析人士认为,依托于百度搭建的信息和知识平台,百度移动生态全面进入稳健增长通道。

于是又有网友疑问了,百度不是做AI了吗?怎么又回来讲移动了?是不是AI做不下去了?Robin不是最近都在提智能经济吗?百度的重点怎么一直漂移啊?

如果我们透过某个话术的表层,回到产品和技术的基础体系里,会发现在风起云涌的移动时代,以及迎面而来的AI纪元,真正不变的反而是百度。

关于百度重心的一些问号

吃瓜群众关于百度核心业务到底是什么的疑问,似乎已经发生了有几年。“有幸”成为百度备选核心的至少有以下几个选项:1搜索;2搜索+信息流;3人工智能;4智能经济。

毕竟这些被百度重点提及过的方向与机遇,在名称和概念上看各不相同。因此大众难免对百度的核心业务产生一些问号。尤其是在移动生态核心的搜索与信息流,以及代表新技术方向的AI之间,百度的重心究竟偏向何处成为了长盛不衰的话题。

进而引出的下一个问题是,如果百度的核心业务在移动体系这边,那么头条系大举进军搜索和百科,会不会撼动百度的产业根基?如果百度已经完全押注AI,那么在枪手环伺的AI市场上,百度如何能确保长期的差异化与发展空间?

这些问号确实存在,但如果我们回到公司发展和技术逻辑一步步走来的历史和趋势里,却可能发现一个截然不同的真相:百度的产业核心和企业立场从来都没有什么变化。技术创新,是百度一以贯之的内核。

这似乎能解释移动时代百度为什么没有AT那么亮眼,尤其是市值层面被低估;同时也能解释百度为什么不怕竞争,也不怕快步走入未来。

决胜AI与移动时代:一个魔比斯环的内核

让我们从外界外界最关注的问题开始,也就是百度的核心到底做AI还是做搜索。这个问题难以成立的原因在于,这两个概念似乎不同,但技术发展和产业逻辑却是相通的。

早在2009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就明确阐述搜索的未来在于“框计算”。也就是搜索要理解用户的问题和需求,直接给出答案而非带关键词链接。这个判断的本质,就是搜索一定要与知识图谱、神经网络代表的人工智能相结合。这构成了百度十年来的底色。

早在2010年,百度就布局了NLP、多媒体、知识图谱等标准的AI部门与研究团队。在2012年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时,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产业还方兴未艾。也就是说,百度挺进移动生态和AI纪元差不多是同时的。因为端侧设备部署和智能化体验,这都是搜索的必然未来。所以移动还是AI,对百度来说本质只有一个:技术应该如何发展,产业就如何布局。

十年以来,AI的加入不断升级了百度在搜索、信息流、翻译、地图等产业的能力,同时这些产业支柱又让百度获得了宝贵的语料、知识、视觉等数据资源,成为了AI发展的温床。

而AI也成为百度在移动生态中的核心动力,百度在移动领域打造的战略级入口百度App+“搜索+信息流”双引擎+“百家号+小程序”双生态已经展现出了完整体系构建。其中每一个环节,AI技术都大幅度增强了产品体验,让用户在应用百度移动产品时获得高效、准确、智能化的体验。截至去年,百度搜索结果首条满足率已经达到了56%,这一效果与AI技术的支撑密不可分。在百度移动生态内,近乎每一个体验升级都与AI紧密相关。

对于大众来说,百度在移动时代的战果似乎没有AT辉煌。然而有趣的是,我们沟通过的科技爱好者和科技从业者,却普遍认为百度是从PC时代到移动时代过渡最好的。它没有另起炉灶的豪赌,而是完成了一场有逻辑有体系的进化。

试想一下,假如没有出现微信,腾讯会怎么样?假如没有通过天猫模式顺利布局手机端,阿里的体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而在百度的产业逻辑里,是很少有如果的,有的都是因为和所以。

就百度而言,AI作为底层技术让搜索等应用不断向前提升,这构成了百度区别于其他搜索引擎、信息流等平台的核心差异化;而应用产品的提升激发了AI能力的增长,继而开拓了新的智能业务空间。百度的AI与搜索,本就构成了魔比斯环的关系,不可割裂,难以区分。强调一面的同时也在加强另一面的存在感。

低识别度的无色墙,难以模仿的无形剑

从搜索而来,沿着技术这单一轨迹不断进化的百度AI和百度移动生态,就像一条内在流动不息的魔比斯环。而这种独特发展轨迹,带给了百度巨大的挑战,也带给了百度高耸的产业壁垒,以及下一阶段在产业服务市场上,必然更加多样化的发展可能。

百度最核心的技术是一把名为AI的无形剑。这把武器作为底层技术,渗透到了搜索、信息流、翻译、地图、小度助手、无人驾驶等多个产品产业上。沿着这条纯技术路径发展的百度,在移动时代确实给自己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说,技术作为底色的百度没有全力押注一种新的移动业态或者产品,没有换取到类似AT两家具有鲜明形式感和商业色彩的产业城堡。

然而这种模式也带来了一些额外的收获,基于AI技术筑起的移动之墙,是一道来自技术升级的无形壁垒。其中的差异化全部来自底层,无法以模式创新和商业逻辑创新进行模仿和威胁。

近两年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关键话题,是新生力量对巨头们的威胁。比如说阿里的核心是电商,腾讯的核心是社交,所以拼多多出现时、多闪马桶等出现时,阿里和腾讯都会显得紧张。但头条无论是做搜索还是做百科,却总是只能保持发布时的噱头,无法造成实际的产业影响。原因在于百度的内核是AI技术,这是无法用短期模式换来的长期积淀,是被人抓不住的要害。

另一个层面看,百度基于AI筑起的移动之墙,另一个价值在于通过朴实的方式与用户达成了价值依赖。通过百度能搜索到最符合需求的结果,这一点是其他搜索引擎无法替换,甚至找不到逻辑来替换的。假如是,拼多多可以制造电商产业商业上的差异化,抖音可能制造制造视频社交方式上的差异化。那么搜索和信息流,以及百度的移动智能化布局却是难以制造差异化的竞对产品往往只能复制百度的模式,然后发现技术上自身的落后。

而这把AI无形剑的另一个价值在于,既然百度能够通过它获取体系化的价值,那么百度也能将这种成功传递出去,构成产业市场兴起时的差异化底座。

技术中心主义者的存在方式

AI和搜索的关系,只是百度众多技术聚合关系的一个典型代表。

就百度而言,前沿技术的引入、现有技术的产业迭代,以及技术的平台化,让不同技术类别构成了统一的技术底座。早在腾讯阿里开始强调技术中台之前很久,百度的技术平台化已经展现出了完整的规模效应。

所以说,百度中心是技术中心。从搜索、信息流经典业务的提升,到自动驾驶、对话式AI的新业务布局,再到产业智能滚动式打开新业务出口,关键的立足点都是技术底座的运用。事实上,百度的智能技术,已经带给我们的移动生活到产业未来以方方面面的改变。即使在我们认为百度曾经掉队的移动生态上,今天百度基于AI提供的移动体验也成为了明显的差异化产品价值。比如说“用语音玩地图”已经成为了百度地图的特色。

事实上,AI技术已经成为百度地图进化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渗透到了百度地图的各个细节之中。在百度大脑AI技术的支撑下,百度地图实现了信息获娶数据采集、数据生产和动态修正全流程AI化,重新定义了地图数据生产流程。百度地图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地图。

再比如我们手机中和音箱等智能设备里的小度助手,在去年发布的小度助手5.0版本中,全球首创实现了全双工免唤醒能力,不仅“一次唤醒,多轮交互”,还能在与他人对话的同时互不干扰地实现人机交互,改善和提高用户体验。

每几个月就要深度提升一轮技术实力的小度助手,与行业内其他只换营销玩法、坚决不更新技术体验的智能音箱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说小米的小爱更像是IoT产品序列的延伸,阿里的天猫精灵更像电商体验的另一种触发方式,那么只有小度助手依旧根植于技术。从技术升级中获取价值回馈,因为技术不断升级而拓展市场份额。

从百度的技术中心主义向前看,会发现百度的未来是十分明晰的。它由两条路构成,一个是经典产品与产业领域不断智能化加深,让搜索、信息流、翻译、地图等能力持续进化,走入真正的智能纪元,展开智能经济的基矗

另一方面是在智能技术优化生产力,折叠生产成本的过程里,不断发现新的产业机遇。近来百度发展智能交通、开拓办公市场都可以以这个角度进行逻辑阐述。在技术能力持续爆发的智能经济周期里,百度的核心机会在于对各行业基础设施进行重构,从而以技术中心进入未来轨道。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因为商业形态与产业识别度问题带给百度的挑战,而今正在因为移动流量红利的干涸、产业智能化需求的崛起,而进入了新的阶段。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曾经风生水起的产业背景今天正在发生显著的变化。互联网公司迫不得已正在进入企业服务、产业数字化支撑等相对陌生的阶段。在这场变革中,百度在移动时代曾经触碰的墙壁正在消融,而AI技术作为底层力量,却在推动百度更加适应产业智能化的新战场,至少在挑战开始时就拿出了大量新技术、新解决方案与底层基础设施。

而此时此刻,更多互联网公司还在移动红利的衰退,与产业服务的不确定性之间摇摆。其中很大一部分会选择执意将消费者生态中留下的生态资源,强行带入产业世界,从而得出了很多尴尬的命题和逻辑,也难以激活真正的市场热情。而百度的AI无形剑却缺乏这样的烦恼,AI本就为产业而生,它们能支撑百度走到今天,显然也可以带给更多产业用户以价值。

通过有形的商业模式在陌生市场强行建立竞争壁垒,可能会是未来互联网企业发展中最大的弊端之一。而百度在移动时代中的平静,也变成了产业时代中的淡然。

这些都是百度核心的一部分。唯有技术没有偶然,唯有技术天空海阔。技术中心主义者的生存方式就是这么简单、直接,且容易被外界误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