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高冷行业 投出350倍回报?

  次阅读 作者:智能小宝 来源:互联网 2016-03-24 12:19 我要评论(0)

有20年天使投资经验的杨向阳,是源政投资董事长和源兴生物总裁。参与创办并投资了十多家生物医药、健康医疗及信息技术等领域的高科技企业;世界第一个肿瘤基因治疗新药——赛百诺;全球产销规模最大的肝素钠原料药生产商海普瑞;干细胞临床治疗研究世界领先的北科生物;中国领先的第三代网络游戏企业麒麟游戏;新一代独角兽柔宇科技等等。

2016年天使教育风暴论坛,杨向阳、林劲峰、朱波,与你真诚分享——“我们曾经是如何亏掉几个亿的?”4月10日,天使风暴论坛你不容错过。

杨向阳生于1962年,安徽阜阳人。1985年,杨即将从清华大学数学系毕业,被创办未久的深圳大学挑中援教。深圳大学的首任校长是原清华大学副校长张维,音乐人高晓松的外公,杨也因此后来与高成了朋友。这样,两年后,清华研究生毕业的杨向阳选择了到深圳大学任教,这所历史不长的大学后来出了史玉柱(86级研究生)和马化腾(89级本科生)。

作为中国最早期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他是第一批天使会成员,和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蔡文胜都是很好的朋友。但不同的是后者的投资大都在IT、互联网这些和普通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而杨向阳的投资方向则显得“高冷”——他投资的主要行业是生物医药和高新技术。

因无知而入行

一场众所周知的大变故改变了包括杨向阳在内的很多人的道路。1990年,杨下海经商,先后进入过石油贸易和加工、房地产等行业,和那个年代下海的很多人一样,利用“双轨制”倒买倒卖。

以三九胃泰、三株口服液、盖中盖为代表的医药、保健品市场正如火如荼,杨向阳也受到了影响。1997年,杨向阳的源政药业公司出现在深圳。起初,公司做常规的化学药物,并且赚到了钱。在他看来,尽管盖中盖等产品畅销一时,但它们只能证明中国是一个善于营销的国家。 杨希望创新,能开发新药。这时候,他遇到了回国创业的赛百诺创始人、科学家彭朝晖。

彭所讲述的肿瘤的基因治疗前景应和了迷恋新技术的杨向阳的梦想,杨当即决定投资。“当时确实是无知,对这个行业的深度了解太差了。”不久,到深圳创业的拥有肝素钠(最有效抗凝血药物的原料药)提取技术的李锂进入杨向阳的视野。李锂的妻兄单宇(现海普瑞总经理)曾是源政药业总经理,杨很快认识到李锂技术的价值,于是 投资600万元取得李创立的海普瑞公司30%股权。

接着,杨受到了更大的激励。2000年,清华大学校长王大中在深圳清华校友交流会上与杨相识,二人所见略同,认为生命科学、生物医药是清华乃至国家应该大力发展的领域。随后,由源政投资、清华控股、全兴集团(该集团私有化后其股份被杨向阳收购)共同出资的清华源兴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但是杨向阳投资生物医药时,对于新技术的商业未来过于乐观。

杨并非不知道自己所涉足的这一产业的高风险:产品从开发到通过三期临床,不仅周期长,而且风险无处不在。 因此,“如果只做一两个产品,万一失败了,丢的不仅是金钱,而且是更宝贵的时间和机会。必须多头出击,才能做到东方不亮西方亮。”

回归理性,迎来政策挑战

随着对生物医药认识越来越深,杨向阳对项目的判断也渐趋理性。 当他最终把对这一领域的投资确定在三个方向(基因治疗、免疫治疗和干细胞治疗)上并有所成就时,他发现,最大的风险刚刚来临。

2006年,杨向阳投资了胡祥创立的以干细胞治疗为方向的北科生物。据杨说,北科生物是这一领域中中国最早的公司。在对干细胞技术及其医学伦理的争论中,同样申报未果的北科生物与众多医院合作进行临床治疗并且开始赢利。

“重视”的结果之一是,2012年年初,卫生部发布通知,要求“停止未经卫生部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项目”,已经批准的干细胞制品临床试验项目,“不得随意变更临试验方案,更不得自行转变为医疗机构收费项目”。

杨理解卫生部受到的压力。他难以接受的是相关部门长期不闻不问(北科生物从创立至今已经7年),最后一“停”了之。 杨向阳说,“一个企业,命运抓在行政主管部门手里,这是我们在很多事情上进步慢、产生腐败的原因。”杨认为,制度不健全和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已经阻碍了整个社会的进步。“企业输,国家也输了。”

对于引起广泛争论的把不成熟的技术用于收费临床治疗,杨向阳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现有的癌症治疗方法(如化疗、放疗)基本是失败的,没有给病人带来多少收益,而可能有用的方法却没有规范可依,那么就要站在病人的立场上考虑医学伦理。

“我和薛蛮子现在都得了癌症,作为癌症病人,我们的伦理是什么?我们的渴望是什么?就是能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在首先安全的原则下,病人愿意试,这时候你要站在他的立场上,否则就是逼着他们去信气功、游医和一些子虚乌有的偏方。”

在杨讲述的时候,他显示出了自己面对“一整套国家体系的问题”时的无比耐心。在旷日持久的消耗中,他总能找到积极的因素,他相信事情会好起来。

靠理想支撑,不只追求商业利益

“我最早是由于无知进入这个行业, 如果后来不是有某种理想支撑的话,不可能继续下来的。 我一个在清华读了8年书的人,至少不会这么弱智吧,虽然没有蛮子、(徐)小平他们那么聪明。当然,这种追求背后肯定也潜在着巨大的商业利益,但如果单纯追求商业利益,那有很多追求法,有很多短平快的项目,未必要做这件事。”

支撑杨的除了理想,应该还有那些证明了他的远见的项目。2006年, 赛百诺开发的世界首个基因治疗药物“今又生”获得了世界级的学术肯定,有效性也得到渐为广泛的证明。 遗憾的是,杨向阳遇到了一个比体制问题小得多的麻烦,在这个科学家彭朝晖主导的公司里,杨关于公司发展的计划未能取得彭的支持。

本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联系QQ28-1688-302!

人工智能实验室
相关文章相关文章
  • 任天堂:Switch不太可能兼容VR内容

    任天堂:Switch不太可能兼容VR内容

  • 人类应该居安思危了 AI将大力冲击就业市场

    人类应该居安思危了 AI将大力冲击就业市场

  • 最大的基因检测公司停止研发 为何这事做不成?

    最大的基因检测公司停止研发 为何这事做不成?

  • 别只害怕机器人抢你工作:重新想想做啥比它更好

    别只害怕机器人抢你工作:重新想想做啥比它更好

网友点评网友点评
阅读推荐阅读推荐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过去两年内,聊天机器人(chatbot)、人工智能以及机器学习的研发和采用取得了巨大进展。许多初创公司正利用人工智能和...

霍金 视觉中国 图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再次就人工智能(AI)发声,他认为:对于人类来说,强大AI的出现可能是最美妙的...

文|郑娟娟 今年,人工智能(AI) 60岁了。在AI60岁的时候,笔者想要介绍一下AI100,一个刚刚2岁的研究项目,但它的预设寿命是100年,甚至更长...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为大众迅速普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 但对谷歌而言,除了下围棋,现在的人工智能进展到哪一步了?未来,人工智能...